时间:2018-09-21 车子开上高速公路,信太看看身边的女人,飘逸的长髮懒懒的披在浅紫色外套上,脖子上的那条黄丝巾结了一个漂亮的结,高耸的胸部透露着发育良好的讯息,当然这是纱贵所拥有迷人的法宝之一。
    『讨厌,别用那种好色的眼光盯我。』
    纱贵红着脸,略带兴奋的说。
    『是吗?你不是很想赶快到达目的地,好我的大肉棒!』信太一边说,一边用打档的右手环绕纱贵的肩,猛然用力,将纱贵压向裤裆的前方。
    『来吧!用嘴。』
    『不要那么粗鲁,会痛!』
    『快一点,蕩妇!』
    『真是个变态的家伙。』
    虽然嘴巴说是如此,可是纱贵还是将信太腰部向前挪动,右手不停摩挲着隔着深灰色毛料西装裤里的肉棒,左手费力的解开裤前的拉链。当信太肉棒跳立出已解开的西装裤前,暗红色的龟头早已充血,挺直的肉茎还不停的抖动着。
    『真有精神!』
    纱贵不禁的讚歎。
    凝视信太肉茎变化的纱贵,用手上下的套动着。像是担心过于乾燥而使阴茎受伤,吐了一些口水在其上方,持续的帮信太服务着。
    『哦!太好了。』
    纱贵的服务使得信太将屁股向座位前移动着。
    纱贵将信太的龟头含入口中时,信太不禁呻吟起来。
    『快点……』
    该是受过相当训练,纱贵的舌头勾勒着信太龟头的部,左右轻扰神经末梢的敏感线,再由龟头尾部向上轻舔至马眼处,然后将信太巨大的阴茎整根没入口中。
    龟头在口中的刺激,于头部上下摆上的同时,纱贵不时发出淫糜的啾啾声音。纱贵也不时抬起头用瞇起的眼观察着信太,并加重了口部吸允的力量,及努力的摇转头部想使信太尽快射精。
    『真是会弄,快受不了……』
    说话的同时,信太手已伸入侧躺于腿部纱贵的上衣中,将胸罩拉下至乳房的下方,姆指与食指紧捏着棕红的乳头,上下转动着,以舒缓根部即将沸腾的快感。
    纱贵的经验告诉她,这个男人已经有了感觉,便调整姿势,将右手称在信太的腿部,以便使空间加大,头部上下摇动时,也将左手握在阴茎的根部跟随移动。口中内部的肌肉,也模仿阴部达到快感的时紧时鬆。
    『不行了……』
    信太在纱贵的套弄下喊着。
    『快射入我的口中。』
    纱贵改用右手用力的套弄着。
    『喔!手快点……』
    『……』
    『出…出来了……』
    纱贵于信太射精的剎那,用口将整个阴茎包住,像婴儿吸奶般的用力吸着。
    『够了。』信太冷冷的道。
    信太用力将纱贵推开。
    整个气氛疆住了,爱慾交缠只是几秒钟前的事。
    纱贵愣了一下,渐渐起身离开信太的大腿,眼角慢慢留出泪水。
    『我那点不如她?!』纱贵哀怨的问道。
    『你在说什么?!』
    信太面无表情的答着。
    车子持续向近郊的别墅开着,但信太知道,在迷惘的剎时,一如纱贵所言,心中喊的名字不是纱贵,而是……车子停在一栋白色仿哥德式的欧式别墅门前,等待僕人的开门。门边的花岗石巖上挂立着房子主人的名字『西村正人』。
    讲到西村,在日本证券业者可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时常出席各公司股东会议以黑道势力恐吓其它股东发言或以程序阻碍公司议事而着名。可是他的窜起确是新闻记者的最爱,始终无人知晓,而各种传说也满天飞,始终没有得到西村正人的回应。
    等待中,信太竟有些急迫的发抖,双手不停的拍打着方向盘。
    『这些僕人,真是混蛋!』信太不耐的说。
    看在眼里的纱贵,默默不语。她知道信太的真正目的是赶快能看到正人的女儿-菱。
    由于西村常会在阻碍股东会议成功后,宴请手下。同为西村正人集团的手下兼恋人的信太与纱贵,就常常被邀请至该别墅狂欢庆祝。但自从前几次信太看到跟西村正人一起来的菱之后,信太对她的态度起了相当大的变化,而且每次信太看着菱的眼光总是炙热而充满慾望,一如纱贵和信太相识之初。
    在纱贵的心里总是希望她的判断是错误的,可是愈来愈证实她的担心是正确的。看着信太的焦虑,她竟期待着无人来开门,而信太载她去别处狂欢。身边多的数不清追求者的纱贵,不禁泛起几许悲哀。
    门开了,信太咒了一句,将车子油门大力来回踩着,然后突放手煞车。嘎的一声,车子向内驶去。
    『你们来了!』
    西村从客厅中央的楼梯一边走下来,一边说着。
    『是的!社长。』信太与纱贵同时赶快站起。
    西村满意的点点头,示意两人坐下。
    『大阪的当家大姊出了一些事,本来要来的耕次,我已叫他先过去处理。』西村坐下后对着信太、纱贵说道。
    『明天我可能也会过去,可能会花上几天时间。信太,你就先帮我处理一些会务。』『是!』
    『天色已晚,明早你们再离开。』
    说完,西村起身并比手势叫两人不必多礼后,逕自向二楼走去。
    『喂!你在想什么?!』
    纱贵在看到西村的背影消失后,有点高兴的问着信太。
    纱贵高兴的是没看到让她担忧的菱,那么她就能信太好好的享受一个美好的週末。想到以前两人淫乱的情景,纱贵不禁有些燥热。
    『抱我去房间吧!』
    纱贵撩起裙子,跨坐在信太的腿上,肥大而结实的臀部也前后摩擦着信太的根部。
    『别这样,社长会看到!』信太微推纱贵说道。
    『信太,来嘛!』
    纱贵用几近沙哑且性感的声音说着。双手也环抱起信太的颈部,而上身微弯,好让自己傲人的胸部,能紧靠在信太的脸上。
    纱贵知道信太的心,从开车出公司起就已经不再她的身边。而苦无办法的她,只希望能用自己的肉体或是其他一切她所能做的,来挽回爱人的心。
    不知是信太感到无法看到菱的绝望,还是纱贵身上熟悉的肉体味道,刺激起信太的慾望。信太的手开始在纱贵的身上抚摸着。
    『对!就是那里。』
    当信太的手,隔着三角裤抚摸着敏感的阴蒂时,纱贵不禁将头向后仰着。
    被轻柔的抚摸着的纱贵,一股美感在阴部向子宫内扩散。或是因为强烈的感受,臀部也不安份的扭动着。
    『你真是淫蕩,这么快就有感觉了。』
    信太拨开三角裤的一边,看着已经湿漉的阴唇,笑着说着。
    『别这么说我……』
    纱贵虽然嘴巴说着,但内心更渴望信太能更用力的弄着。
    而上身也有同样的感觉,刚被褪去的外套及上衣,散落在脚部,前解式的胸罩被分成两边从肩上垂挂着。黄色的丝巾也被信太解开拿在手上,轻抚着左右乳房。
    『嗯!信太……』
    『……』
    『给我……!』
    纱贵一边说一边摸着信太的裤裆。
    『你要什么?!』信太一边问,一边将玩弄阴核的手动作加快。
    『不行,别……快要了…』纱贵扭动屁股的动作更大。
    『快点说!』
    『我要信太的……大鸡巴。』
    『哈!哈!』信太得意的笑了出来。
    『贱狗!受不住了吗?!』
    『快点嘛。』纱贵催促着信太。
    信太顺势抱着半裸的纱贵从沙发上起来,準备走入一楼客厅边的客房,就在起身的瞬间,看到楼上站着一个脸色斐红的女孩。不是别人,就是他以为今天没跟西村正人一起来到别墅的西村菱。
    《太丢脸了,竟在菱的前面……》
    躺在床上的信太,始终无法入睡。整个脑袋里充满了站在二楼红着脸的菱所露出那种迷惑又有些惊吓的表情。
    在菱冲回房间后,信太整个心已降到谷底,而默然的放下手中抱着的纱贵。而纱贵也只是向他望望,拾起散落一地的衣服走回自己的客房。或许她也知道信太今晚以没什么性趣了。
    《一定是她,这个女人看到菱后,而故意表现的淫蕩。》
    《一切都完了,菱对我的印象,整个都完了。》
    《我该怎么办呢……》
    身为西村正一得力助手,历经大小公司股东会议的信太,竟像小孩子般的侷促不安。
    自从在别墅看到菱之后,整个脑海里无时无刻都会出现她的影子。一袭乌黑的头髮,烫成螺丝烫而呈现几许蓬鬆,白晰的皮肤中透着如水蜜桃的鲜红,大而明亮的眼眸中散出受过良好教育的气息……《肚子有些饿。》
    《原来已一点多了,别墅的附近似乎没有什么商店》信太看着手錶想着。
    《佣人大概也睡了,还是自己找点东西吃吧!》
    虽然来过别墅好几次,但是活动的範围,仅是局限于客厅、饭厅及别墅外的花园,加上是社长的家中,总不好到处乱闯。
    《厨房应在饭厅后面吧!》
    信太走出房门,摸黑的向后走去。
    《房子大真是麻烦。》
    《……》
    《疑!那是什么声音……》
    信太似乎隐隐听到女人的哭声。但是隐隐约约的,听不清什么。
    《该不会是亡灵……》想到亡灵信太不禁有些发毛,赶紧从口袋中拿出打火机点燃。
    『不要……饶……』
    《好像是菱的声音!》
    当信太靠近类似地下室进出口时,隐约的声音开始有点清晰。
    《奇怪!我是不是听错了。但是那个女人的声音,我……》
    『饶了我吧……』
    信太正在怀疑的当时,菱的声音又清楚的从出入口传出。
    此时信太在也不顾这是社长的家中而不该乱闯,急忙打开入口的门準备冲进去……『蕩女,看你湿的如此。』
    信太傻住了,当他下到楼梯第二阶时,正人社长的声音赫然出现。
    《???……这……这是什么情形?!社长和菱……》
    吃惊的信太,双手惊张的不停冒汗。
    信太的心紧绷到极点,平日不颜笑的社长和女儿乱伦……地下室传出了嗡嗡的声音,像是电动按摩棒转动发出的声响。伴随而来的菱的呻吟,使得信太的好奇心战胜了被社长发现后的危险。
    信太将整个身子蹲下,靠在扶梯的把手慢慢的向下降了两阶,而在楼梯与樑柱的交缝间停住,尝试着将头部伸至交接的透空处。
    《啊!……》
    信太差点叫了出来。
    眼前的景像是如此淫靡,菱的双手与双脚已被铐在类似审问人犯的刑具上,整个身体呈了一个『火』字型,颈部以下布满了火红的蜡烛油,高耸的乳房上夹着两个洗衣夹。
    《嗯!菱是白虎……》
    看到社长侧身想使手上的电动按摩棒更方便深入菱的根部,信太看到菱的秘部。
    『哈!爽吧。』
    西村用按摩棒来回的抽搓后,把假鸡巴拔出后忘情的笑着。
    『……』
    『不会说话了吗?!』
    西村大声斥责着菱,同时用左手用力的按着夹在乳间上的洗衣夹。
    『啊!……』
    菱因痛苦而呻吟着,整个低垂的头也因之向后。
    『爸爸,饶了我吧!』
    『不行!』
    西村将手中的按摩棒放入自己口中着后,又插入菱的部,另一只手也向菱的阴蒂上抚摸。
    『啊……』
    菱因过度的刺激,又再呻吟起来。
    『不诚实的孩子是要受到处罚的。』
    西村的手一边动一边说着。
    由于菱完全没有阴毛,电动按摩棒出入阴户的同时,也能清楚的看到附着在上的淫水。
    『爸爸……喔…不要…』
    菱因受不了如此大的兴奋,头部不停摇动着,双手与双脚也似要挣脱束缚而死命的碰撞。
    『跟你大阪的妈妈一样淫贱。』
    西村说着,同时将裤子脱下,赤黑色的阴茎跳立而出。
    『处罚时间到了。』
    西村一手揽着菱的腰,一手搓弄着自己的鸡巴。
    『给你爽的。』
    西村将暴涨的阴茎压入菱的阴部,臀部猛然向前挺进。
    『啊……爸爸!』
    《……》
    信太只觉得喉咙乾燥,下腹部的阴茎随着入眼的映像而挺立,他悄悄的起身向纱贵的房间走入……和纱贵一同送走了西村社长,车子向回程开着。
    『信太。』
    『……』
    『信太!』
    『喂!那么大声做什么?!』
    『我真搞不懂你,昨晚还那么激情,今天却又开始怪怪的。』『……』
    『你在想什么啊?!』纱贵看信太心不在焉的,气的大声吼道。
    『纱贵,我昨晚看到……』
    『你看到什么?』
    『我昨晚看到一只老鼠!』
    『啊!讨厌。』
    纱贵笑着轻打信太,虽然她不是那么害怕老鼠。
    而信太的心却是觉得沉重,他本想告诉纱贵昨晚他所看见的情景,但是不知为何他的心中突然响起昨夜西村讲的那句《…跟大阪的妈妈一样…》。
    信太跟随西村已经将近五年,却从未看过社长的妻子,而菱的出现,也只是这几个月的事情。据耕次的说法,菱是刚从国外回来。由于西村做事一向隐密,也不喜欢手下多问,所以信太对菱也不是相当了解。
    在信太思考的当中,车子已开到纱贵住处的楼下。
    『你回去吧。』
    『信太,你不上来吗?!』纱贵讶异的望着信太。
    虽然自从信太看到菱之后,对她的态度有所转变,但是每次在别墅回来后,都会在她的住处过夜,而于隔天共同上班。
    『可能是昨夜没睡好,觉得有点累吧。』
    信太漫不经心的说着。
    『那么你上来,我放个热水让你泡一泡,然后帮你按摩,好吗?』纱贵不死心的恳求着信太。
    『不了!』
    在纱贵下车的剎那,信太的车飞快的冲出去……『开门。』
    信太的车又再度停在西村社长的别墅前。
    『佐野先生,有什么事吗?』僕人称呼着信太的姓氏。
    『社长叫我回来拿重要的文件,快点。』
    『是。』
    事实上,信太也不了解为什么自己会来西村的别墅,心中似有种渴望,也有些气愤,毕竟心目中的恋人,竟和亲生父亲发生不伦的关係。昨晚菱的淫靡情景更一幕幕的刺激着信太。
    进到大门之后,信太从僕人口中得知菱在二楼弹琴,便急忙的冲上去。
    『小姐!』
    信太在听完菱弹奏完之后喊着。
    『啊!……』
    菱转过头看到信太站在后面有些惊吓,随之整个脸转红,可能是想到信太与纱贵缠绵的样子。
    『你……你有什么事吗?』
    菱因惊慌的站起,而将钢琴架上的乐谱弄倒在地上。
    在随两人同时蹲下捡地上乐谱时,信太的眼睛瞄到菱的裙内,他呆住了。
    『啊!不要看。』
    菱发觉信太看到她的秘密,红着脸赶紧用双手压着裙子。
    信太再也忍不住的将菱压倒在地,然后用手掀起菱的裙子,他清楚看到菱的腰部绑着一条红色的尼龙绳,而从肚脐下方,向下纠结一起至阴部,阴唇的上方圈着一根假鸡巴,而假鸡巴也插入菱的阴道之中,整个阴唇也因强烈摩擦,泛着几许爱液。
    这时信太也发现原来菱不是『白虎』,而是整个阴毛被剃掉,整个耻部的上方还露着几些毛根。
    『哈!真是变态。』
    信太一边摸着毛根,一边笑着说着。
    『不要……』
    菱的声音因耻辱而有些颤抖。
    『求求你……真的不要!』
    泪水已经从菱的眼角流出。
    『为什么不要!』
    信太不理会菱的哀求,反而用手按在假鸡巴的上面,用力的向内推进者。
    『啊……』
    菱痛苦的在地上挣扎着,但却被信太更死命的压着。
    『说啊!为什么不要?你可以被亲生父亲玩弄,为什么我不行。』信太有些歇斯底里的喊着,同时加快了手部的速度。
    『你…你说什么?!』
    菱惊讶的看着信太,但随又被阴部的刺痛流下泪水。
    『我说什么!我说你可以被亲生父亲玩弄,我也要!亏我从第一次见到你之后,就深深的喜欢上你。每晚想着你的倩影,玩弄着自己的鸡巴。你……你却是如此的淫贱。』信太说完也颓然的倒在菱的身上,或许积压在内心的思慕、气愤及慾望,在说出后,而失去了支持报复的意志。
    时间暂停了许久,菱推开压在身上信太站起来,整理弄皱的衣服。
    『对不起!冒然的向你表示爱意。』
    信太在站起后,深深的向菱鞠躬说着。
    菱看着信太,嘴唇稍微动了一下,却没讲话,然后慢慢的走出音乐房。彷彿中,留下一声轻轻的歎息……『她的情况如何?』
    西村一上车后,问着来接他的耕次。
    『首领,看起来不是很好。』
    耕次恭敬的答道。
    『嘴里一直嚷着要见大小姐。』
    耕次接着道。
    『这个女人还是念着她吗?!』
    西村看着窗外飞快向后的景色说着。
    『是的!另外浅野及赤木都有来过,都被我挡在外面,没让他们进去。』『你做的很好。』
    『谢谢首领。』
    『雪子有说出老头子的密码嘛?』
    西村点燃一根烟后问道。
    『当家大姐的嘴巴还是很硬。』
    『哼!我看她能硬多久。』
    西村皱着眉,将刚点燃的烟弄熄。
    『我有点累了,到了之后再叫我。』
    『是的,首领请休息。』
    『另外,回去后不要对信太说太多。』
    西村说完后,将眼睛闭上。
    《那该是十六年了吧……》
    西村闭上眼后想着。
    十六年前的西村,还只是大阪「黑龙会〞的小头头。因为脑筋极好,鬼主意又多,渐渐受到该会社社长冈田的器重。这时日本的经济也渐渐脱离战后的贫困,开始蓬勃发展。
    西村建议该会社朝恐吓日本证券公司透露内幕消息的方式,使得」黑龙会〞经济来源大为扩张,同时也迅速的扩张「黑龙会〞在关西的势力。冈田心花怒放之下,大大提高了西村的地位,而与该会社另两名大老浅野及赤木平起平做。
    但是野心勃勃的西村,并不因此而满足。先秘密花钱从国外请杀手将冈田的长子冈田平之干掉,以断除二代目继承。冈田对此相当灰心,将会社大部份会务交给西村管理……『正人,你来了啊!』
    冈田从手下拉开的纸门中走进来,对着西村说着。
    『是,首领安好!』
    西村跪坐在塌塌米,双手按着茶桌,低头说着。
    冈田走到西村的对面,拉开大腿边的睡服盘腿坐下,并示意西村不须多礼。
    『这个礼拜,我们新增了几处地盘,一目丁的」飞旗队〞也希望能够与我们结盟,条件开的相当不错。』西村顿了顿,看到冈田满意的点点头。
    『下面是各地的收支报告……』
    『不用了!西村你辛苦了,今天就在用饭吧!』『雪子!』
    冈田对着门外叫着。
    不一会纸门拉开的外面跪着一个美的少妇。
    『是!有何吩附!』
    『多弄些酒菜,我要留西村在这吃饭。』
    『是!』
    少妇在拉上门时,向西村正人这边望来。
    而正人也正向她望着……
    吃饭时,冈田因丧子的心痛,喝的酩酊大醉。
    正人与雪子搀着冈田走入房间睡觉。
    搀扶中,雪子发现正人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将手放在她的手上而紧紧的握着。由于扶着沉重冈田而用力着,雪子无暇去理会正人的举动,直到放下冈田之后,雪子才发现自己的手还被冈田握着。
    《这个男人怎么如此大胆!》
    雪子一边抽回手,一边想着。
    走出冈田的房间外,正人跟在雪子的后面仔细的观察这个女人,不算高挑的身材穿着一袭白色碎花布的和服,长长的头髮整个向上梳起,而在顶部用髮髻固定着,或许是刚刚将沉重的冈田扶入房间时的用力,髮鬓的毛髮有些散落,大而翘的屁股跟随着小碎步的挪动而左右摇摆着。
    《真是诱人……》
    西村望着雪子的屁股,忍不住的咂了咂嘴。
    通过长长的迴廊,走回到吃饭的地方。雪子默默地收拾着桌上剩下的饭菜,正人也假装帮忙收拾,一双眼睛不时地偷瞄着雪子。
    『真是喝太多了啊!』
    正人望着散落一地的酒瓶说着。
    『是啊!亲爱的他,最近心情相当差,也时常喝醉着。』『是吗?老大也不珍惜一下自己。』
    『唉!』雪子抬起头轻轻的歎了一口气。
    『啊……』
    雪子右手抓着左手食指叫了一声。
    『怎么了?!』
    西村走过来问着。
    『没……没什么,被鱼刺扎到。』
    雪子的声音微微抖着,因为西村已将她的左手抓着。
    『不行,不小心会发炎的。』
    说完,西村将雪子的手指放入嘴中吸吮着。
    『啊……不要……很髒』
    『大姊!』
    西村趁势将雪子压倒在地。
    『啊……』
    『大姊,你不要装了,老大一定忽略你了。』
    西村的手,开始解开繫在和服上的腰带。
    『西村你住手,我是你老大的妻子。』
    雪子严厉的怒斥着。
    啪!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西村知道今晚他一定要征服这个女人,而对付凶悍的女人,迅速征服的办法就是比她更凶悍!
    啪!啪!
    『你……啊……』
    雪子尚未讲完和服的内衬服,已被西村用力的向两旁扯开着,剧烈的疼痛从掖下向上传送着。
    啪!
    『你叫啊!』
    西村一手用力掴了一巴掌,另一手用力的将雪子仅存的棉质内衣向下扯裂,呈山椒状的乳房跳立而出。
    『保养的不错嘛!』
    西村望着雪子玲珑有致的奶子说着。
    虽然雪子已生过小孩,乳孕稍为呈现黑褐色,但整个乳房不是相当肥大,而无下垂现象,上乳房与下乳房之间的比例也相当自然。
    『西村,你真的不可以这么做。』
    西村不理会雪子的哀求,用牙齿轻咬着雪子的乳间,左右轻轻的磨擦着渐渐充血的乳头,另一只手也游向雪子渐渐分开的大腿,由根部向内挤弄着。
    『你……啊……』
    雪子的声音慢慢的转为低沉的呻吟,眉头也因西村的抚弄微微轻皱。
    西村看到雪子不再挣扎,慢慢的挪动着身子向下。
    随着雪子两腿的分开,原来盖到脚根的和服,也滑落在两旁。在分开的大腿根部的中央,长满了浓密的阴毛。黑色花园的下面,也流出着一些稠浓的白色液状物。
    『哈!哈!成熟的女性也相当敏感。』
    西村笑着说。
    『别…这样。』
    西村继续用手拨开阴唇,抚弄着雪子的肉豆。
    『啊……』
    雪子对开始出现的快感忍不住发出哼声。
    『不诚实的女人!看看你湿的。』
    『啊……用力些!』
    雪子因为肉芽上的刺激,将屁股悬空向上顶着。
    『听不清楚,你说些什么?!』
    西村姦淫的笑着,同时更放轻了手上抚弄的力道。
    西村的沙哑声音使得雪子的脸色泛红。
    或许是冈田丧子后,久未安慰雪子。虽然感到强烈的羞耻,但继续把双腿用力,而使身体向上,来使自己的阴部获得更大的接触。
    『正人,求求……用力些!』
    西村见时机已大致成熟,转个身,掏出自己的肉茎放入雪子的口中。
    『含着!』
    同时自己也呈69式的方式,趴在雪子的阴部上,剥开阴唇将自己的舌头在雪子的阴蒂与阴道间来回舔弄着。
    『喔……』
    雪子受到更大的快感,屁股不停的扭动着,口中因含着西村的阴茎而无法喊出。
    西村像是将雪子口部当成阴户般的的上下抽弄着,雪子因阴茎的过度伸入,感到强烈的窒息,挣扎的推开西村,整个人像虚脱的上下喘息着。
    西村看到雪子被凌辱的如此,心中冒出一股强烈的快意。整个人像疯了一般的扑上去,扶着昂立的阴茎,用力的向雪子的阴道中插入。
    『啊……太大…』
    雪子发出似快乐的呻吟。湿润已久的阴户终于被等待已久的阴茎插入。坚硬的龟头部,来回括着略紧缩的阴道。
    『太…太好了』
    『爽吧!』
    『还要…更深入』雪子不停的呻吟着。
    西村加重了臀部的力道,肉体交接之中也发出啪啪的声音,整个人随着活塞运动的加速,而渐有快感,鼠蹊部渐渐传出射精的前兆的讯息。
    『雪子!…夹紧…』
    『不行……等我!』
    雪子知西村即将射精,也将下腹部用力,整个屁股也跟随着西村起伏,希望藉着更强烈的感受,一起达到高潮。
    『快点……』
    『喔…喔……』
    『啊……我去了!』
    西村眉头深皱地喊着。
    伴随着如痛苦般呻吟的同时,西村的身体抖动起来,阴茎在雪子的阴道痉挛,吐出了灼热的精液时,依旧将腰部向前用力的挺进,希望能将精液入子宫的更内部,也带出了雪子期待后的高潮……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夜夜撸2015最新版在线_草榴账号密码_撸啊撸在线影院_草榴博客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