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九卷:第六章 狼狈为奸

    时间:2018-09-21 离开萨拉之前,我曾让织芝为我裁缝了两件女性款式的服装,一套魔法师装束给了阿雪,另一套不作说明的神秘礼物,则是预给羽虹,因为那时侯我就已经料到,她多半不能解决体内散热的问题。
      特意準备了这样重礼,但来到东海后,我并没有把东西交给羽虹,因为对于一个只想取我性命的女人,不管她再怎么漂亮,我都没理由送她一把利器。
      话虽如此,织芝为羽虹準备的那套衣服,我仍没有弃置,而是一直随身携带,希望有朝一日派上用场,可是在那晚的海战中,我与羽虹坠海,包袱也随船沉没,这是我所肯定的事。但阿巫却说,黑龙会士兵发现我的时侯,我正把包袱紧握在手。
      难以索解的事,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暗中相助,让我在海上奇迹生还后,还能握有翻本的筹码。
      (愿望没许完之前,还是得尽力保留顾客的性命,不作赔本生意吧……)
      我有些感歎地笑了笑,跟着计上心来,让阿巫附耳过来,告诉他我的办法。
      一切依计行事,当羽虹从昏迷中醒来时,我与她同样是身套锁链,被关在船舱中的囚室里。
      凤凰血显然有很强的疗伤自愈之能,本来起码要调养上个把月的伤势,军医诊断羽虹已经好了大半,如果让她回复力量,后果是立刻杀光这里的所有人,包括我在内。
      羽虹的力量,成就于我,我当然也知道怎么去克制与封锁。使用黄晶石中得来的知识,我趁羽虹昏迷时,唤出她背上的刺青魂兽,半靠药物、半靠魔法,让她无法运用真气,手足酸软,暂时封住了她的力量。
      「啪!」
      羽虹醒来所发生的第一件事,就是重重一耳光打在我脸上,幸亏我有先见之明,封了她九成九的力量,不然这一下就不会只有脸痛而已。
      我装作伤重的样子,并不还手,只是用愤慨的表情望着她,让她的拳脚尽量落在我头脸,心里则暗自计算被封锁力量的她还能打上多久;羽虹一面挥拳揍殴,口中一面斥骂,大体上都是责怪我没人性、丧尽天良、害她姐姐落入奸人之手,了无新意的词句。
      羽虹的情绪相当激动,但她被封锁的体力却不足以支应,很快就气喘吁吁,身体也摇摇欲倒。后来,她好像模糊记起那几天海上漂流,是谁把她推上船板,又是谁把辛苦接盛到的露水分她一半,当记起这些之所以获救的理由,她呆若木鸡,一跤跌坐回地上。
      「……为什么是你……是谁都好……为什么偏偏是你……」
      真是说的好,同样的问题我也很无奈,因为我想救的其实是阿雪,你这小姨子非但不是备选,甚至只是个误选,如果现在是阿雪在我身边,根本就不用这样麻烦。
      不过,计划的第一个部分,本就是以羽虹发洩完毕,殴打声音停止为暗号,当羽虹跌坐在地,牢房的舱门被打开,凶神恶煞似的阿巫领着手下冲进来,开口就质问我们的身份,还有出海目的。
      羽虹倔强的性子,对黑龙会爪牙当然不肯假以词色,而不管她答的是什么,其实根本不重要,因为当一名姿色可人的妙龄少女,衣衫槛楼,半裸着怒颜答话,对她早已垂涎三尺的禽兽们,自然会做出该有的表现。
      外行人要做戏,再也没有比强暴戏更好入戏的桥段,直接表露出兽慾就成了;以阿巫为首,一众黑龙会士兵争先恐后地扑上去,撕裂少女的衣衫,裸露着美丽动人的胴体。
      当禽兽们一个接着一个解着裤带,某个久远的记忆,袭击了少女的恐惧;一声声凄厉的尖叫,让我知道该控制一下场面,免得弄巧成拙;于是,英雄救美的场面就出现了。
      场面真是有点失控,本来在我咳嗽一声的时侯,阿巫就该叱喝手下,配合我作戏,但我连咳了几声,他们都还压着羽虹手脚,一个个精虫上脑的兴奋模样,逼得我採取行动。
      「哇一一啊!」
      我找了把刀,冷不防地捅了最外头的士兵,一刀穿肺,横拖过去,在惨叫声中当场毙命,喷出去的鲜血把那群发情禽兽给弄醒,阿巫才斥喝手下,开始演戏,将我给扁了一顿。
      「不要动她,有什么事就冲着我来!不……不要……不要伤害她……」
      由于被打得嘴歪眼斜,最后那句话发音有些模糊,但听在惊恐中的羽虹耳里,多少还是有效果的。
      折磨男人哪有搞女人爽快,如果是平时,阿巫和我都会选择把男人砍死或砍残,然后当着他的面搞女人,一如当年我对付约伯·希恩的手法。不过现在自然不同,阿巫装出被我激怒的样子,说既然我不知死活,就要我知道厉害,命令手下把我拖走,带到隔壁的刑房去。
      虽然只是设置在船舱的简陋刑房,却还真是有模有样,四周墙壁上的暗红光泽,像是长期吸了鲜血才形成的独有颜色。我问阿巫从哪弄来韵额料,他却显得很惊愕。
      「什么?你没说需要颜料啊?现在要去弄吗?你说要弄刑房,我就把平常弟兄们找乐子的房间清出来给你,怎么还需要颜料装满吗?喂,那个谁谁谁,你去弄捅颜料来!」
      「……你们平常作什么休闲娱乐?」
      撇开装满效果不谈,被抓入刑房的我,马上被严刑拷打。不轻不重地打个三十鞭,弄到全身鲜血淋漓后,上的正式主菜就是拨指甲,用烧得通红的夹错,逐一撬鬆十片脚指甲,然后慢条斯理地拨出来。
      施刑人明显是此道好手,动作速度恰到好处;十指连心,这样一番折腾,我口中虽然已经被塞了布条,但发自喉咙间的痛苦嘶嚎,里头蕴含的巨大苦楚,让每个人听了都想掩上耳朵;而我面上的扭曲表情、身上每一条青筋都紧绷浮现的痉挛、伤口中不住渗出的鲜血,都足以显示受刑之惨。
      在第七片脚指甲极硬生生拨去时,我两眼一翻,晕了过去,一道黄色秽渍发自裤档,沿着裤管流下,在地上滴成水滩。
      「这小子失禁昏倒了!」
      「弄醒他!」
      施刑人一声令下,自然有手下从旁边捅子里掏了满把的粗盐,往我身上一按,盐触伤口,奇痛攻心,在一声恍若鬼嚎的闷绝惨叫中,我被痛醒过来,眼睁睁看那名花白头髮的酷吏继续开拨第八片指甲,顿时惨嚎与血泪齐下,令人下意识地想要掩目逃避……至少对于从板壁缝隙中往这窥看的羽虹而言,是这样没错。
      「去,拨个指甲也哭得这么大声,真是一点都不像男人。阿巫,你的船隔音效果不好啊。」
      「杀鸡儆猴,就是要所有囚犯都听得见,拷问效果才会好,要隔音装备作什么?
      「说得也是,嗯,把鸡蛋给我,刚刚那小姨子出手没轻重,我的脸好痛。」
      我接过阿巫手中的熟鸡蛋,开始在脸上的淤肿处滚动,减轻疼痛。计划中理所当然的一部份,聪明的人动脑,而受刑的工作自有人去挨,但为了让羽虹亲眼目睹,受刑的人必须和我相像。
      整艘船上过千个士兵,要找身高体型与我类似,并不为难,但相貌一时间难以符合,最理想的办法,就是在脸上砍个十七八刀,面目全非,保证认不出来,可是我并不愿意做这样的牺牲,只好打肿脸充胖子,反正脸肿起来都是一样。
      不过,我要阿巫从军中找一个志愿者,他能够一会儿功夫就把人选準备好,把脸打肿之后送入刑房,这个效率让我很佩服。
      「阿巫,你们很有一套啊,这么快就找到了志愿者……哇,叫得真惨啊,你给了他什么好处?让他自愿被打成这样?」
      「什么好处?什么好处也没有!谁说他是自愿的?我们黑龙会做事,从来不管人家自不自愿,他自愿也打,不愿也打……喂,那个谁谁谁,为什么惨叫声没有了?浇醒了再打!」
      「你……你这样子牺牲手下,以后哪还有人肯替你卖命?」
      「哦!这你就不用担心了,被挑进去的那小子本来就该死,我们想摆平他想好久了,最近找不到战场让他合理阵亡,难得你给了我们这机会,后头一堆人正乐着呢。」
      万万想不到军中竟然有这么讨人厌的角色,我好奇心起,猜测这人平日是否爱占同挤便宜,又或者不肯同流合污,所以才不得人缘。
      「那倒不是,这人平时的表现也还不错,该死的地方就是他上个月娶了一个漂亮老婆。」
      「你的意思是……」
      「人鱼族的漂亮妞儿,奶大屁股圆,上个月他成亲的那天,小妞儿穿着人鱼族的传统白袍,身上该大的大,该小的小……哇,席上宾客十有九个都想搞他老婆,只是不好明着来,现在我们说他勾结李华梅,名正言顺挂了他,回去以后,大家就……某某某……」
      看身旁老友笑得一脸奸相,我大概也猜得出结果,他做事手段一如过去那样漂亮,有漂亮美人不是自己独享,而是由大批共犯同享,不只手下部属有份,事后多半还会把人卖去妓院,拿了钱再分一次,广结烂缘,无怪乎短短几年间,就由一介小兵爬到海将军副手;但也难怪出入时侯要带那么多护卫。
      「这样啊……你说的那个漂亮老婆,真的漂亮吗?」
      「十六岁,卜卜脆,保证鲜嫩爽口,不过约翰你这两年变成国际知名人物,侠名称着,不太好干这种事吧?」
      「哈,你没听人说我在勾结黑龙会吗?而且,你没听人说,好东西要和好朋友分享吗?」
      「哈哈哈,这有什么问题?不过说到分享,你玩了我的妞,那你关在舱房里的小妞……」
      「不不不,你应该明白规矩……你的妞,我要玩;我的妞……」
      「……还是只有你能玩!妈的,你从小就很小器!」
      到嘴边的肉却一直吃不到,阿巫显出很气恼的样子,但为了更大的利益,他从不在这上头与我起冲突,从很小的时候,我们两个就是这样子相处了。
      其实还有一个理由,连我自己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那就是……阿巫怕我。
      无法解释为什么,但从小时侯开始,我就隐约有种感觉,阿巫对我有一种难以理解的畏惧,所以每次争什么东西的时侯,他最后都会选择退让,这个道理一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
      我们两个一面说话,一面让化妆师在我身上工作。为何船上除了军医,还会配有化妆师,这实在是军队中匪夷所思的事,但……或许阿巫有时侯需要扮死尸躲刺客吧。
      而利用化妆的机会,我向阿巫问了许多事,那都是本来反抗军阵营探听不到的机密,这时阿巫毫无保留地告诉我。
      黑巫天女,是目前黑龙会的第二号人物,据说来自伊斯塔,当黑龙王闭关时,就由她代为主持黑龙会的种种战略与实验。这次攻击巨头龙的命令,就是她亲自颁下,目前黑龙会的几只舰队,除了牵制反抗军之外,主要都在搜寻巨头龙的蹤迹。
      阿巫耸肩说,「详细目的,我们这种中阶主管当然没机会知道,但我听幻僧老妖说过,好像和幽灵船有些关係。」
      武奸异魔,这头疯兽传闻来自异大陆,也有谣传说他是黑巫天女製造的合成生命体。最早投身黑龙会的时侯,凭着一双奇异的魔兔凶爪成名,直到一次负伤被斩了右手,才接受黑巫天女的改造,融合金铁,强化硬度,造就他一身的钢铁雄躯,力量大进,升到海将军的首位。
      「那个狂人的身体,还有一项特殊的进化异能,只要被什么东西伤过一次,伤癒之后,肉体就会自动进化,下次同样的东西就再也伤他不得,所以上趟李华梅杀他不死,反而令他力量更上一层楼。但是……听说他的不灭身躯,与他的信心有关,如果他的信心瓦解了,那他的钢铁魔躯就会不攻自破。」
      阿巫的话,让我想起了那夜海战。无怪加籐鹰一直把斩龙刃遴开武奸异魔身躯,直到最后的致命一击,原来就是因为这个;但是由于黑龙王的介入,斩龙刃最后也失手,武奸异魔重伤不死,下次复出岂非连斩龙刃也无效?这下当真是棘手之至。
      「说到那柄斩龙刃一龙王陛下曾经亲自烦令,有谁能夺得斩龙刃来献的,不但赏赐万金,而且还封他当海将军。」
      斩龙刃有此重要性,这点真使我讶异,因为我所知道的部分,只晓得这柄神兵是龙神族重宝,几乎等同族长之证的意义,由前任族长传给加籐鹰,随着他退隐而黯淡,除此之外就一无所知。
      「幻僧老妖说,斩龙刃是创世七圣器之一,是天下所有龙族的剋星,不仅具有破龙的属性,还有一项异能。当有强者充分发挥其异能时,斩龙刃将无视一切的物理、魔法防御,普天之下,再没有它刺不穿、砍不过的东西。」
      与阿雪的大日天镜、失落的圣者之杖,同属于创世七圣器之一的秘宝,堪称所有珍宝中最高级数的神兵,这个显赫的来历还真是令我吓一跳。
      龙族生物基本上刀剑不伤、水火不侵,无惧万毒,是这世上最强大的生命体,越高等的龙族越是如此,但如果碰上具有破龙属性的神器,被划破一点伤口都会形成剧毒入侵,这种先天上的克制,连黑泽一夫、李华梅这两名流有龙血的最强者都不例外,无怪他们都想把斩龙刃弄到手。
      「真奇怪,约翰你口口声声说要当追迹者,怎么连这也不知道?那你一定更不晓得,七圣器之中还有一项专门针对斩龙刃的神器,好像是只要启动异能,就能张设世上最强的物理防御,可抗万击……那神器……好像在慈航静殿……不,好像是金雀花联邦的一个大门阀,叫什么……巴……巴拉松……」
      「巴菲特家族?贤者手环?」
      「对!就是那个巴!巴菲特家族的贤者手环,嘿,你还算专业嘛。」
      阿巫大力地拍我的肩膀,我却笑得很尴尬,更偷偷将手腕上的双蛇镯用袖子盖起,免得被不良老友识破,说不定我的下场比那位新婚老兄更惨。
      无奈,坏事总是成双,明明我想离座告退,阿巫还又告诉我一个让我心惊胆跳的消息。
      「哦,还有一样东西,也是龙王陛下指定夺取的,不过不是东西,是一对姐妹,就是七朵名花中大大有名的并蒂霓虹。武奸异魔抢了一个,立下大功,倒是不晓得另一个在哪里呢,约翰,你有见过吗?」
      这一刻,我真的非常庆幸,情报的不流通与无知,救了我和羽虹一次。
      从阿巫那边得来的情报非常宝贵,但也让我非常疑惑,不知道霓虹两姐妹到底犯了什么毛病,走到哪里都被人指名通缉。
      在南蛮的时侯,蛇族指名要捉拿她们两姐妹,交给光之神宫;到了东海,黑龙王也亲口说要活捉她们,这是单纯因为天生丽质,红颜遭劫,还是有什么其他理由呢?
      现在回忆起来,黑泽一夫曾以光之神宫使者的身份,到南蛮指点蛇族技术,这是单纯的伪称?亦或是黑龙会与慈航静殿暗中勾结?嗯,这里头看来有许多不寻常的关节,要仔细查证才知道了。
      在被押解回牢房的路上,我也构恩着要对羽虹进行的说辞。
      单纯让羽虹与天海幻僧动手,这并不难,只要让他们两人碰面,自然会打起来,但仅仅如此并不能让我满意,因为不能发挥稳定实力,始终受到散热问题影响的羽虹,根本是一颗战场上的未爆弹,早晚会惹出更大的事。
      织芝所製作的服装,可以让这情形有相当程度的好转,然而,若要彻底治本,那就还需要一些其他手段配合。这些日子以来,我对羽虹所做的「疗程」,已经逐渐发挥效果,就差我补上最后的点睛一笔,让羽虹自己意识到这些变化,理想的结果就会出现。
      「啊……疼啊……唉……啊……」
      被扔躺倒在囚室的一角,我全身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十足一副气息奄奄的重伤样子。
      羽虹是巡捕的专业出身,受过特殊训练,我对她的眼力不敢小看,打起十二分精神作戏。
      化妆师的手艺很巧,加上我自己特製的染料药粉,我的外表伪装无懈可击,只要不走近触摸,绝对发现不了破绽,而羽虹的手脚都被锁链给绑着,根本不可能靠近过来,所以外现上绝无问题,剩下来就全靠我自己的演技与说辞。
      装着奄奄一息的重伤模样,我断断续续地向羽虹道歉,说着自己心里的愧疚与悔恨,每一个词句都是精心设计,但正如我所料,羽虹并没有任何回应,只是背对着我,一声也不吭,但这反应却更加暴露出她真正的心情。
      羽虹的个性,外柔内刚,正常状态下见到我,哪有不动手的道理,现在光是保持沉默,事情就已经有了转机。
      为了要激化这种效果,本来最好的做法,是让事情沉澱个几天,每天都抓人去拷打,再扔回来给她看,令恻隐之心渐渐发芽,无奈我现在并没有那种闲功夫,只好把拷打的频率变得繁密,一天照三顿来打。
      我自己是没什么所谓,反正每次被黑龙会士兵拖出去之后,就和阿巫饮酒作乐,交换情报,但是被拷打的那个士官就比较倒嵋,连续几场酷刑下来,真是体无完肤,恐怕把他的漂亮老婆找来,也认不出他来了。
      「所以呢,变态伯父以前说过,娶妻要娶贤慧,娶个漂亮老婆,不见得是好事啊!」
      「阿巫,我那变态的老爸没有这么说,他说的是,娶妻要娶贤慧,但如果娶到漂亮老婆,就有可能练成绝世武功。」
      不是开玩笑,变态老爸真的那么说过,而历史上也真的有过实例。相传是在四百多年前,黄土大地上曾经出现过一位绝代剑手,人称「求败剑妖」,之所以练成无敌剑法的理由,就是因为他有一名天仙姿色的美娇妻。
      那名美丽娇妻没有带给他什么秘岌,却是从新婚之夜开始,送给剑妖一顶又一顶的大绿帽;自那天起,剑妖每天都持剑追斩姦夫,到处与人决斗,几十年的时间下来,终于成了大地上人人闻风丧胆的绝世剑手。
      据说剑妖曾经留下一柄神剑、一套剑法,与捐血武神的「老婆对郎走」刀法齐名,但惜不知流落何方。变态老爸曾经告诉过我,法雷尔家曾有祖先被剑妖活活斩死,这件事也成为爷爷的毕生遗憾;爷爷生前常常感歎,恨不早生数百年,与这一刀一剑交交手,尤其是要与他们的老婆有一手,如今只能遥想思歎,愧为大好男儿。
      这些都属于闲话,意义不是很大,重点在于每次我被押回牢房时,就会断断续续地对羽虹说话,除了说些道歉的废话外,就是对她说,如今她姐姐被黑龙会抓去,心灯居士也被黑龙王重伤,只有她自己能够救她姐姐出来,但黑龙会高手众多,只凭她一个人,那无疑是螳臂挡车,多一个被轮姦的。
      想要救人,就必须提升实力,必须拥有不凡的武功,以她如今的实力并不足够,但只要她肯配合,放下一些矜持,那她可以发挥出应有实力来。跟着,我就告诉她凤凰血的奥秘,我从黄晶石中所得到的资料。
      「……凤凰血……强化心脉功能……以自我情慾推动……」
      黄晶石里头的资料,其实是说以自我情感来推动,当凤凰天女处于极悲、极爱、极恨、极乐的颠峰情绪,激昂的情感便会催发凤凰血,以倍数强化储存力量的心脉,进而使出不可恩议的强大力量。
      法米特当年曾亲赴南蛮,研究过羽族的肉体与凤凰血,发现凤凰血所激发出来的潜能力量虽强,却不稳定,往往一发之后再无余劲,后来便以淫术魔法的理论基础对之进行改良,把技术写在黄晶石内。
      如果凤凰天女进行精神修练,让整个心灵长时间处于平静,只有实战时才将激昂杀意爆发于盼间,随即重回无波心境,这样不但可以将负担减到最少,还能让敌人捉摸不定;但优秀的禅定修练很难做到,所以次之的简单方式,就是改以情慾推动,只要配合淫术魔法,或是强力春药,就可以令情慾长时间维持亢奋,激发出来的力量虽然没有那么强,但却更为稳定,不会时强时弱。
      这些都是法米特的研究精华,但我才不可能全盘尽告,只要让羽虹知道那些我想让她知道的部分就可以了。
      「……那次之后,你一直都压抑着自己的慾望,觉得这很罪恶吧?其实……
      这没有什么的,只要你肯对自己的慾望忠实,别用理性和道德去压制,把情慾释放,你就能引导凤凰血的高温,不再伤害你的身体。「
      方法其实很简单,但一个把性当作罪孽的人,却很难去实施,所以我最后又补上了一句话。
      「不管你的情慾怎样炽热,那都不是一种罪,就算是……那与你坚持的正义应该不牴触吧?只要能够有力量执行正义,多重的伤你都不怕,又何必畏惧自己的情慾呢?这世上……也有很多淫蕩的好人啊。
      这些话其实不伦不类,但是能够打动要劝说的人就足够。当我再次被拖拉出去,隔壁刑房开始传出拷打的哀嚎声,我便利用事先布置好的魔法镜面,确认这一次羽虹没有再从壁板缝隙窥看刑房,而是好像很退疑似的,缓慢抬起了双手,艰难地放在自己胸前。
      透过魔法镜面的影像,我看见羽虹双手按放在胸前,在短暂的迟疑后,慢慢揉搓起自己雪白的圆润玉乳,动作很轻、很慢,手腕上的锁链发出轻轻碰响。
      不久,她左手握着小白鸽似的雪乳,背靠在墙上,撑住身体;紧接着就叉开大腿,曲起膝盖,右手拨往凝脂般的双腿,中指的一个指节,缓缓地滑入了乾涩的花径之中,然后将整个手掌都按在花谷上挤压起来。
      积压体内多日的情慾之火,一下子被撩拨起来,当慾火熊熊焚烧着肉体,羽虹朦胧的眼神中,完全是一副饥渴难耐,春情蕩漾的淫艳;大腿开始颤抖,嘴里的喘气声越来越大,但满脸却呈现出一副十分陶醉的样子。
      最后,在一声压抑不住的呻吟中,羽虹的香躯连续抖了几下,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满脸通红的大口喘气。
      少女如星的眼眸,闪着晶莹的水光,但她白皙纤细的手掌,却犹自按放在两腿之间,不停地撩拨着渐响的水声。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夜夜撸2015最新版在线_草榴账号密码_撸啊撸在线影院_草榴博客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