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九十五章 无遮大会(下)

    时间:2018-05-15 冯云虽然从没有给女人口交的经验,但她在欧美的色情片里看得多了,也不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她跪在何莉萍的双腿间,螓首压在她的小腹下,丰润的俏臀高高撅起,左手揉着她的乳房,右手的两根手指在她的阴道里抠动,先用唾液将她稀疏的阴毛润湿,再用舌头挑动着她顶出包皮外的粉色阴蒂。
      「啊…嗯…」何莉萍按住了冯云的后脑,白嫩的臀肉缩紧了,稍稍的抬离了椅子面,「唉呀…云云,啊…你还真…啊…啊…」
      侯龙涛把玉倩推到了如云身前,握着她的小细腰,在她的后脑上一吻,「别害羞,你小表姨都那么听话了,你也热情一点儿吧。」
      陈倩和任婧瑶她们都聚了过来,互相搂抱着把躺椅围了起来,笑嘻嘻的望着玉倩,已经很久没有新姐妹「入伙」了,自己第一次的时候大概也像她现在这样扭扭捏捏的吧,想想还真是挺有意思的。
      玉倩可就没有其他人那么轻鬆了,虽然她从小就对自己的相貌、身材充满信心,可问题是现在自己赤身裸体的站在中间,不是赤身裸体,还戴着一顶小警帽,被一群万里挑一的美女围住品评,她本能就考虑到自己的屁股够不够圆、乳房够不够翘,实在是太不自在了,更「可怕」的是她面对的是如云。
      如云靠在躺椅上,长髮盘在脑后,戴着无框的小眼镜,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
      这是玉倩第一次和如云面对面,就像大部分女人一样,她立刻产生了一种自愧弗如的感觉,虽然如云一丝不挂,暴露着无比成熟、无比性感的身体,但却一点不淫猥,只有高贵、无以伦比的高贵,让人不敢逼视的高贵,让人失去自我的高贵,如果说自己是一个惹人怜爱的刁蛮公主的话,她就是真真正正的女皇。
      如云发现了女孩脸上那种如癡如醉的崇拜,她笑得更甜了,坐起来拉住玉倩的双手,「不用认生。」
      侯龙涛也看出了玉倩反常的表现,在她娇嫩的脸蛋上重重的亲了一口,「发什么呆啊?你姐姐跟你说话呢。」
      「我…云…我…云姐…我…你…」玉倩结结巴巴的连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了,完全没有了平时的伶牙俐齿,她看如云的眼神里充满了敬,甚至是畏,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她终于碰到了自己的剋星。
      侯龙涛看到如云瞟了自已一眼,赶忙乐呵呵的退到了一边,抱住任婧瑶揉了起来。
      如云揽住玉倩纤细的腰肢,将她拉入自己的双腿间,在她柔软的小腹上舔了一口,从阴毛的上面一直到肋骨下面,留下一道亮晶晶的湿痕,「像牛奶一样。」
      「啊…」玉倩的小腹收缩了一下,身子也抖了抖,但还是「傻乎乎」的网着如云天仙般的容颜,「我…啊…我…」
      如云直起上身,双手捧着女孩圆嘟嘟的屁股蛋,舌尖在她的小奶头上一挑,「真漂亮,纯粉色的,这么嫩,可爱死了。」
      「我…」玉倩嚥了口香津,她眼看着自己柔软的乳尖硬立了起来,「我…你…」
      如云把女孩的乳晕和乳头纳入了嘴里,轻慢的吸吮,故意发出「啾啾」的声音,双手把她的臀瓣向两片拉开,一根手指在她的后庭上轻点着,「这里也是粉红色的吗?」
      「啊…是…是…」玉倩咬着自己的下唇,她现在的表情就像个第一次被人碰的清纯小姑娘,这样的表情以前是薛诺一个人的专利。
      「别怕,抱住我。」
      「嗯…」玉倩战战兢兢的把双手搭在了如云的肩膀上,一点力气都不敢用,就像是怕碰伤她吹弹可破柔肌嫩肤似的。
      侯龙涛在一边都看傻了,玉倩的这一面自己也是第一次见,真没想到刁蛮成性的大小姐会一下变成一只毫无脾气的小羊羔,她好像都从来没这么听过自己的话。
      任婧瑶可有点惨了,她马上就要高潮了,阴道里的手指却停止了搅动,她哀怨的扭动着身子,「老公…」
      侯龙涛这才反应过来,又开始用力的揉捏女人的奶子,抠挖她的小穴。
      「啊…啊…啊…」何莉萍死死的把冯云的头按在自己的胯下,她的屁股悬空,臀肉缩紧,子宫放射出大量的阴精,「云云…」
      「唔…唔…」冯云的口鼻完全埋在何莉萍柔软的阴户里,把她分泌出的体液全收进了嘴里。
      「呼…」何莉萍满足的歎了口气,放鬆的躺回躺椅上。
      冯云趴了上来,吻住美妇人的小嘴,往她口中渡着爱液。
      两人的球乳挤压在一起,美不胜收。
      如云引导着玉倩横坐到自己的腿上,左臂揽着她的腰身,右手爱抚着她的大腿,含住她的嘴唇吮了吮,「我很可怕吗?」
      「不…不是…」
      「那你抱住姐姐。」
      「嗯…」玉倩举起刚才还很规矩的放在身前的双臂环住了如云的脖子。
      「亲亲我。」如云微微张开檀口,向女孩呼出一口香气,舔了舔自己闪亮的红唇。
      玉倩把粉红色的双唇凑了过去,将嫩嫩的舌头送进如云的嘴里。
      如云慢慢的扭动身体,把女孩放在的躺椅上,将她压在身下。
      冯云压着何莉萍,如云压着玉倩,四个美人就不住的接着吻,让身体大面积的互相接触,让乳房相互挤蹭。
      侯龙涛跪到了冯云的屁股后面,双手揉着她的圆臀,把大鸡巴肏进了她水汪汪的小穴里。
      「嗯…」冯云长长的「哀鸣」了一声,刚才和茹嫣玩时所得到的快感是绝对比不上跟侯龙涛做的,不够过瘾,只能算是开胃的小菜,现在这才是盼望已久的正餐呢。
      侯龙涛知道女侦察兵喜欢什么,把她的双臂拉起来,攥着她的两条小臂,一上来就是狂猛的抽插,在她的屁股蛋上撞出了炒暴豆的声响,干得淫水四溅。
      四周的美妻们都有点看傻了,她们从来没见过爱人肏的这么激烈过,就算是任婧瑶都没受过这样的待遇,她们在担心冯云是否能受得了的同时,也不由得幻想起她会有多舒爽。
      玉倩也扭过,看着小表姨被心上人姦淫,实在是太猛烈了,换了是自己,一定承受不了的。
      如云继续在玉倩的脸上舔着,她的皮肤真的是甜的,有点让人上瘾。
      冯云只坚持了是几秒钟就开始有点头晕目眩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身体如同腾云驾雾般,轻飘飘的,就跟吸了毒没什么区别,她连叫都叫不出来,螓首落在了何莉萍高耸的乳峰上,随着男人的抽插而撞蹭着她的大奶子。
      何莉萍也不闲着,双手捏住冯云硬硬的奶头,用力的捻着,既然爱人敢这么疯狂的搞她,相信自己是不可能弄疼她的。
      侯龙涛就算是在射精的时候也没丝毫的减缓,他将百米沖次的势头保持了足足有五分钟之久,然后才喘着粗气,逐渐的慢了下来,直到完全的停止。
      冯云的胳膊被放开了,她瘫到了何莉萍的身上,双臂无力的垂在身体两侧,「萍…萍姐…我…我会…半天不能动…不能动的…你…你抱…抱我…好吗?」
      何莉萍微微一笑,抱住了冯云软绵绵的身子,在她香汗涔涔的脸颊上亲吻,让她在自己的怀里休息。
      「啊…」如云突然把头仰了起来,眼睛也闭上了。
      司徒清影把一根假阳具肏进了嫦娥姐姐的屄缝里,紧接着就开始捏着她丰美的臀肉抽插。
      如云撑起了上身,把白花花的大屁股猛的向后拱,「清影…啊…清影…肏姐姐…」
      侯龙涛的这些小妻子们第一喜欢被他干,第二就是喜欢从后面干如云和何莉萍,两位大姐姐不仅最会叫床,屁股更是超出想像的漂亮,捏着它们搞,都能对得到一种变态的成就感。
      司徒清影也闭着眼睛,仰着头,脸上充满快乐的笑容,她抱着如云无比丰满的「大桃子」使劲的抽插。
      玉倩听到如云的欢叫,把头扭了回来,只见两颗巨大的球型乳房在自己的脸上方狂乱的晃动,虽然是凌空的,仍旧能感觉到它们的压迫感,她脸上欢愉的神情就像是烈性的春药一般,能快速的挑起旁观者的性需求。
      如云低下头,睁开一双朦朦胧胧的媚眼,边舔着自己红润的嘴唇,边向身下的女孩放着电,「玉…玉倩…啊…啊…想跟…想跟姐姐好吗?想…想跟…啊啊…啊…跟姐姐做…做爱吗?」
      玉倩像着了魔一样,伸出白嫩的玉手,托住了如云沉甸甸的双乳,柔软中蕴含着十足的弹性,手感美妙异常,「我…云姐…我…」
      「啊…」如云又把双眸合上了,「嗯…清影…快…快一点儿…」
      玉倩突然从如云的身下钻了出来,从过去抱住了侯龙涛的脖子。
      侯龙涛正在让月玲给自己口交,差点没被玉倩撞趴下,他赶紧拥住了女孩,「怎么了?」
      「我…我想跟…想跟云姐…」玉倩捧着男人的脸不停的吻,「我能…能跟云姐做…做爱吗?」
      侯龙涛从月玲使了个眼色,等她起来之后就捏住玉倩的屁股,把她抱了起来,往指向斜上方的大鸡巴上一放,深深的进入了她的身体里,「你想干什么?」
      「忘…我忘了…」玉倩咬着男人的耳朵,自己还是最爱他这根庞然大物,它一入体,立刻就把如云抛到脑后了。
      「哈哈哈。」侯龙涛对女孩的回答非常的满意。
      如云可就不干了,她从躺椅上爬了起来,穿上一条特殊的小内裤,挺着一根只比手指稍粗的粉色假阳具,来到玉倩背后,捏住了她白皙的酥乳,在她的脸上一舔,「死妹妹,你不要我了?」
      「啊啊啊…」玉倩闻到如云口中吹出的香风,喘气都带了颤音了,「云…云姐…」
      如云慢慢的下蹲,顺着女孩的背脊向下舔舐,舔到了她臀沟顶端,轻轻的掰开她的屁股蛋,用舌尖顶挤纯粉色的肛门,「好漂亮的小屁眼儿,真可爱。」
      「啊…啊…」玉倩立刻就哭出来了,把头枕在男人的肩膀上轻轻的抽泣。
      「怎么了?」如云站了起来,揉抚着女孩的臀峰,「姐姐弄得你不舒服啊?」
      没事儿,「侯龙涛伸手在如云的豪乳上抓了一把,」她一高潮就会掉眼泪。「
      「真的?」如云笑着在女孩的肩颈上蹭了蹭,右手扶住假阳具,把小龟头顶在了她的菊花门上,「玉倩,你不肏姐姐,姐姐可要摘你的后庭花了。」
      「嗯嗯…」玉倩迷迷糊糊的答应了两声。
      如云开始向斜上方挺屁股,早已被月玲涂满润滑液的假阴茎逐渐消失在了女孩的臀峰间。
      「啊…」玉倩软绵绵的身子变得僵硬了,上身绷直了,螓首离开男人的肩膀,向后仰着,「好…好涨…」
      侯龙涛和如云把女孩夹在中间,一起在她的两个小肉洞里进出。
      冯云还没有缓过劲来呢,仍旧是压在何莉萍柔软完美的身体上。
      香奈拿了一根长长的软橡胶双头假肉棒,她先把一头插入何莉萍的小穴里,然后含住冯云还在向外流淌精液的阴户吸了吸,再把橡胶棒扭过来,将另一头捅进了她的屄缝里。
      茹嫣把薛诺拉到了冯云的屁股后面,星月姐妹帮美少女穿上带双头假阳具的内裤。
      薛诺不客气的抱住了冯云的丰满美臀,把假鸡巴肏进了她的屁股洞里。
      两位美丽的女警官同时被「前后夹击」,但她们只有高声的叫床,没有半句怨言…
      五个月多一点的时间,一群白色的建筑物在刘家窑附近拔地而起,包括一座十层的医务楼、两座连体的十五层住院楼和两座八层的宿舍楼,全都是最好的装修,着全仗着北京市政府的大力关照,日夜不停的赶工才能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
      中日合资,北京顺天堂医院,这个名声可不小,很快各个医务岗位就满员了,很多科室的负责人都是在国内、甚至国际上都很知名的专家。
      医院的最后一批员工在五月三日的时候到达了北京,是六十名日本护士,随行而来的还有顺天堂集团的一个代表团,他们是来参加典礼的,带队的是顺天堂集团的女董事长、本田公司的大股东岛本裕美,她已经把姓从诚田改回来了。
      护士们全都直接入住宿舍楼,顺天堂的代表团下榻在国际大饭店,裕美住的是最高档的套房。
      星期二下午,侯龙涛带着星月姐妹来到了国际饭店,出电梯的时候正赶上裕美把几个参与了医院一事的北京市领导送出了套房。
      那几个秃顶大肚子的大人物一个劲的给女人鞠躬道别,裕美的样子则很傲慢。
      侯龙涛摇了摇头,看来大部分所谓的达官贵人还是要巴结日本的漂亮富婆。
      裕美把一男两女让进了屋里,等门一关,立刻跪在了地上,深深的一礼,脸上充满了谦卑之情,「主人。」
      侯龙涛往大沙发上一坐,劈开双腿,看都不看女人一眼。
      星月姐妹都走到吧檯那给爱人和自己倒饮料。
      裕美跪着蹭到男人的腿间,把他的「大蛇」放了出来,开始舔舐、吸吮。
      一身职业套装的樱花玉子从里屋走了出来,她是被侯龙涛叫到这来见面的,刚才裕美见生意伙伴的时候,她一直在里屋来着,现在一出来就看到了「媚忍剋星」,赶忙急上了两步,也跪在了地上,「主人。」她和裕美用的都是中文,这五个多月,她们的主要精力都用在学中文上了。
      「过来,跪在这儿,」侯龙涛拍了拍沙发,他对玉子就「客气」了很多,再怎么说她也是小白虎的母亲,「裙子拉起来。」
      「是。」玉子跪到了男人的身边,把窄裙一直拉到了腰上,露出穿着带雕花侧饰的桃红色缎子内裤和浅灰色裤袜的下体。
      侯龙涛的右手在女人浑圆的屁股上把玩,左手插进她的大腿间,托住她小馒头般的阴户搓揉着,「我那儿需要十个女佣,除了春夏秋冬她们,你再帮我选六个人。」
      「是…嗯…是为您的公寓选吗?」
      「是,把上衣解开。」
      玉子把衬衫的扣子全解开了,推开胸罩,露出雪白的丰乳,「我…我给您当管家吧。」
      「想见你女儿了?」侯龙涛扭头含住女人的一颗乳头吮了起来,一听就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本来我也是这么打算的,但是…还是不要了。」
      「主人…」玉子自从知道女儿的下落后,已经苦忍了五个多月了,现在终于来了中国,如果要真能当上那个管家,那就可以天天见到司徒清影了,她没有其它的要求,她就是想见女儿,可听侯龙涛的意思,好像是不想让自己「美梦成真」,她真的有点着急了,虽然不敢对主人有些许的不敬,但声音里还是带出了一丝的焦虑。
      「别着急,让我说完。」侯龙涛舔着女人香气宜人的奶子,「我跟我的大老婆和二老婆说过你的事儿,她们都说不知道生身父母是什么人,不管清影是不是表现出来,无论如何也是人生的一大遗憾。我也觉得清影有权利知道自己的身世,但我又怕扰乱她的生活。」
      「主人,如果…如果清影她真的很快乐…」玉子有点哽咽。
      「别说了,」侯龙涛阻止了女人,「啊…」他按住裕美的头,把精液射入了她的喉咙里,「我已经把所有有关媚忍的事情都跟小白虎说了,你再给我几天时间,让我仔细考虑一下儿。」
      「谢谢主人…」玉子翻身跪在了地上,哭着给男人行礼。
      「谁让你下去的?上来。」
      「是是。」玉子抹了一把眼泪,跪回了男人身边,帮他解开衬衫,在他的乳头上舔了起来。
      侯龙涛在裕美的腿上踢了一脚,「换个眼儿。」
      裕美站了起来,转过身,把自己的女装长裤和内裤一起脱到了臀峰下面,扶住男人的双腿,将男人笔直坚硬的粗长肉棒坐进了自己圆大的屁股里…
      晚饭过后,侯龙涛出现在一家霸王龙的娱乐城里,他在大堂的前台上敲了敲。
      「嗯?噢,太子哥。」柜檯后的两个小姐都抬起头来,「您找小凤姐吧?」
      「嗯,她在那儿呢?」
      「她在巡视呢,刚刚来过这儿,我帮您找她。」一个小姐拿起了对讲机,通知司徒清影侯龙涛来了。
      在地下一层包厢区的走廊里,侯龙涛和司徒清影走了个对面,他抱住了女孩的腰,将她的双脚提离了地面,「小白虎,这么认真的工作。」
      「唉呀,」司徒清影在男人的肩上捶了两下,「放下我,放下我啊。」
      「怎么了?」侯龙涛鬆开了胳膊。
      司徒清影脸上的表情是又爱又气,她整了整自己的黑色女式西服套装,「幸亏没人看见,我得保持威严的。」
      「呵呵呵,对对对,我的小白虎是在这儿的大姐头。」
      「去我办公室等我一会儿,我去池子那儿看一眼就去找你。」
      「我陪你去吧。」
      「也行。」
      一男一女在舞池转了一圈,然后就回到了总经理办公室。
      侯龙涛坐在真皮的长沙发上,看着坐在大转椅的爱妻,他皱着眉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干嘛离我那么老远?过来啊。」
      「我今天不方便,下午开始的。」
      「切,过来让我抱抱,我想跟你聊会儿天儿。」
      「哼哼,」司徒清影微笑着走过来,横坐在男人的大腿上,搂住他的脖子,「想聊什么?」
      「先亲亲我。」
      司徒清影甜甜的一笑,扶住男人的脸,吻住了他的嘴吧。
      侯龙涛把女孩的高跟鞋和短丝袜脱了下去,握住一只柔软滑嫩的小脚丫,轻轻挠着她的脚心。
      「呵呵,」司徒清影扭了扭身子,「讨厌劲儿的,痒痒死了。」
      「嗯…」侯龙涛拥住了美人的身体,闭上眼睛,闻着她的体香,「小白虎,你记得有一次我问你想不想找你的亲生父母,你说不想,因为他们不顾你的死活,你也不想知道他们的死活吗?」
      「好像有点儿印象,怎么了?你是来专门儿讨论我亲生父母的?你有线索了?」司徒清影很聪明,男人的话又不怎么隐晦,她已经听出了弦外之音。
      「如果你父亲根本不知道你的存在,你母亲是为了保全你的姓名才不得不把你送走的呢?」
      「你到底知道多少?」司徒清影的脸上都是不可置信的表情,没有人能真的不在乎自己的身世,越是装得满不在乎,越是在乎,她的声音都由于拚命的抑制激动的情绪而变得扭曲了。
      「你知道你的脚心上为什么会纹着一朵樱花吗?」侯龙涛又抓住了女孩嫩嫩的脚丫…
      编者话:当初侯龙涛分散自己的股份是为了不使IIC和东星有关係,整个过程也只有几个人知道,其中当然包括田东华。当侯龙涛离开IIC之后,他收回散出去的股份是顺理成章的,我就没再单写,现在既然有人问,看来是有必要在修正版里加上一句。在去德国时,因为刚刚离开IIC,股份回收的手续什么的没有办好,才会有田东华关于是谁去德国的一问。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li.com 激情综合站:夜夜撸2015最新版在线_草榴账号密码_撸啊撸在线影院_草榴博客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