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一百三十九章 波霸入港

    时间:2018-05-14 叶锋和段婷婷虽然都是漂亮女孩子,但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性格。叶锋身材高挑丰满,俏丽泼辣,性格外向大方,当初我直截了当地追她的时候不仅没有对我表示出明显的反感,反而一拍即合郎有情妾有意地勾搭到一起腻到了一处。虽然没有给她多说什么,但叶锋分明领会到我雄厚的财力和高贵的地位,接触深了后主动投怀送抱,任我摸遍全身欣赏她性感迷人的山峦起伏、波峰浪谷。
      而段婷婷虽然也拥有高挑的身材,却是温柔秀丽、妩媚可人,性格上也有些内向矜持,不愿意多说话来着。她多虽然也发现我和其他司机不同,非池中之物,也有些芳心暗许,但毕竟和王文军处朋友在先。正是因为有王文军在一旁虎视眈眈,我们两人明里不好接触,但暗地里被我巧用QQ暗渡陈仓、勾搭得很有些甜蜜的意境。
      正是脚踏两只船好不得意的时候,今天叶锋却主动登门来到车班,明说是找我,仔细问她却扯南山道北斗,提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当着大家的面儿靠在我身边做出亲密举动向大家表明我们的特殊关係。她冷不丁这么一来多少破坏了现有的平衡,坏了我的好事儿,让我显得很有些尴尬。
      不过现在漂亮的女人太多了,尤其是年轻漂亮的女人,不管是来自农村的叶锋还是来自小县城的段婷婷,都渴望着找个条件优越的合适男友,一步登天过上幸福的日子。
      现在已经不是男人在勾引漂亮女人,而是漂亮女人主动出击的年代了。像我这样虽然表面上看来是个实习司机,但气度不凡、出手大方、行为得体,怎么看都属于高尚男人,虽然指望着低调做人,却很快就被勘探开发出来,被美女们投怀送抱了。如今这个社会,真正是男人玩弄女人,女人也玩弄男人。从根本上讲,是有钱的玩弄没钱的。
      话题不知不觉中扯远了,但虽然叶锋和婷婷性格不同,却亲热地攀谈起来,彼此都比较好奇,而且作为女孩子都有些穿着打扮上的共同话题,不过怎么看来实际岁数略小的叶锋却有种大姐姐的风範,反过来婷婷却显得像个妹妹般小鸟依人。
      看看快到下班时间了,我简单收拾了笔记本电脑,放进拉链一点红的IBM电脑包里,再将电源线什么的逐一捆扎好放进去,婷婷一看,有些发酸地说:「白秋是个挺细心的人,叶锋,你有这样的男朋友可真是个福分,可千万要抓紧哦,天龙公司美女如云,别被人给抢走了呢!」
      叶锋一听,也没怎么在意,笑着说:「婷婷姐,你知道吗?是白秋先来追我的,你知道他见我面的头句话是什么吗?」说到这里她突然笑了起来,段婷婷一想,也会心地笑了起来,打趣我说:「是不是那个老套啊?我叫白秋,白天的白,秋天的秋。」听她们这样说,我自己也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气氛渐渐融洽起来,我也觉得自在了许多,这个时候,老蔡溜到我身边笑着说:「好你个白秋,我们他妈还在稀里糊涂的时候,你小子就开始想东想西。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下了手而且得手了,咱们天龙叶子楣叶锋妹子人漂亮身材好不说,性格也挺好的,我看和你很般配啊!」
      听他这么说,我笑着反问他:「老蔡,你真的觉得我们两个般配吗?」老蔡没有听出话外之音,还在点头说是,我一脸默然。
      看看时间过了五点半该下班了,我溜进屏风里面,见叶锋和婷婷谈兴正浓很是投机,就轻轻拍拍叶锋这个性感魔女的肩膀,谁知道她的心扑通扑通直跳,一下就面红耳赤起来。
      我见她这样,才发觉她其实还是有些害羞的,于是大大咧咧地对她们说:「下班了,我到天龙的第一个週末,怎么样,两位美女愿意陪我渡过这个有意义的週末吗?」
      听我这么说,叶锋当然是面红耳赤地默认了,而婷婷却笑着谢绝了我的好意:「白天的白,秋天的秋,冤有头债有主,你和叶锋妹子该干什么干什么,我就不去给你们当电灯泡了,反正我也有事儿忙呢!」
      「準备和你的文军一起过吗?」我强忍住心头的厌恶,假作客套地问:「他呀,今天出了一天的车,刚才说晚上还要加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完。我呢,当然只能守活寡了呢!」
      见她这么夹枪带棒地一说,我的面子上多少有些挂不住,只好反过来又劝她两句:「婷婷你也别这样,你们文军也有优点嘛,一个月连补助要拿两三千呢,我现在才拿八百元。」
      「谁信你啊!就你这套打头加上IBM的笔记本,八百元能养活你吗,你以为我是傻瓜啊,白秋你可别逗了。」婷婷也收拾好了东西,踩着高跟鞋屁股扭成一条线往外走去,边走还边说:「白秋,我也不和你说那么多了,祝愿你们两个週末愉快!」走到屏风口,她突然停下来,非常神秘地叮嘱我们一句:「不要欺负人家哦,白秋!」听她这么一说,叶锋的脸更红了,我实在有些受不了,真想直接把她给赶出去。
      看看人走得差不多了,我拉拉身边叶锋的手柔声对她说:「走吧,我的锋儿,今晚咱们好好庆祝一下我到天龙工作满一个礼拜。」叶锋却有些若有所思的样子,追问了我一句:「白秋,你真的一个礼拜才拿八百块工资啊?」我连忙辩解说:「现在是拿得少点,但以前多少有些积蓄嘛。何况我现在是实习司机,过三个月转正后就要好许多,还有出车补贴、加班补助什么的。放心我的锋儿,养活你是绝对没问题的。」「是吗?」叶锋妩媚地看着我笑了笑表示理解和宽容,她的笑靥让我真有些怦然心动呢。
      上帝好像给了女人更多的自由和权利,她们只需要在满足和不满足间做出选择,奔驰宝马都是许多MM们希翼和内心寄托婚姻的场所,只要她肯招手车门永远向她敞开。不错,有句话说的好,女人的权利就是男人的责任。
      但说实话,这个世界对男人的要求永远是苛刻的,男人所承担的责任远远大于他所自以为享受到的很大的权利,假如一个男人不能承担女人心中所设想的这个或那个责任就会被宣判为弱者,男人活着真累。要不是有雄厚的经济等基础作后盾,我说话的底气也不可能这么足,而叶锋也绝不会这么快就投入我的怀抱里。
      我们一起走出了天龙的大门,叶锋非常亲密无间地挽着我的手,不时用丰满的双峰在我的手臂上蹭两下,这是我第一次在大白天贴身靠近叶锋这名波霸美女,如此近距离地欣赏女孩此起彼伏的胸脯;全身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何况她还有意无意地抛两个媚眼儿风过来,让我浑身的骨头都有些酥了呢。
      叶锋是整个天龙大食堂九个女孩中最漂亮的一位,用貌美如花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人美当然也就成了大家一致追逐的目标,后来她跟我说有一个男厨子居然从她一进天龙就盯上了,真是咬定青山不放鬆吶。不过还是我用最简单的手段直奔主题,一路冲锋陷阵纵横捭搁很快获得她的芳心,也很快听到她不此一次对我说:「白秋,今生今世我非你不嫁。」
      当然在高兴的同时我也明白,她愿意嫁是一方面,我怎么娶他就是另一个方面了。不过,我从身边下班的天龙员工的人流里面,常常看到那些原来整日像蜂蝶一样缠着叶锋或者暗恋她的男孩子向我们投来了羡慕的眼光,让我真切体会到,有美女陪伴在旁的感觉真好。
      从天龙出来,过街倒左拐,路边一串的饮食小店,往前走上五百米就是祥福苑,这是一个新建的中高档小区,里面绿化环境都还是不错的,还有一个很大的地面停车场和几乎空空如也的地下停车场,我的桑塔纳近来就是一直放在这里的。
      叶锋对我的桑塔纳已经非常熟悉了,虽然时间不长,但她已经喜欢上了这种有车的生活。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想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不管外面是颳风下雨还是大雪纷飞,冬夜里有我陪着她,我们坐在车上游走在江陵的大街小巷上,让她从身心都感觉到异常的温暖和惬意。
      远远的她就认出了我那辆蓝色的桑塔纳,但没有注意到旁边还停了辆火红色的赛欧SRV休旅车。我们还没有走近,赛欧车上就下来一位时髦俏丽的女郎,天色还不算很暗淡,这位女郎的相貌轮廓清晰可辩,一米六三左右的个子,瓜子脸蛋,披肩的秀髮被迎面吹来的夜风徐徐撩起,零乱地缠在脸上,看不到正面,但侧脸看去很俊俏。
      她穿一件鲜红的羊毛短大衣,白色的高领羊毛衫,高翘的臀部被牛仔裙紧紧包裹着,极富性感。棕色长筒袜,脚上是一双黑色的绒面高跟长筒靴,这款靴子特别适合冷艳气质的女士,细亮的后跟闪着银色金属,好像纤细易碎却又有金属质地,柔软坚强最是俏人儿的风格,不过这款靴子对腿型的要求很高,匀称修长的美腿穿出来显得非常漂亮。
      这位靓女很快转过身来,笑盈盈地踩着细高跟靴子向我们走来,显得很是热情大方,还略略透出些许对男人极富杀伤力的风骚,这张我曾经折腾过N次的俏丽脸蛋和风骚大眼,不是月琴还能是谁啊!可能这段时间有些冷落了她,素称「冷美人」的月琴丝毫没有介意今天挽我手俏立身旁的叶锋,而是显得非常热情,轻轻对我招手,一举一动那么熟悉、亲切,加上对我的那种情浓意切的媚眼,都叫我有些筋酥骨软了。
      我连忙给她们互相介绍说:「这是叶锋,我的女朋友」,面对自己的老情人,我说话当然是大大咧咧的,丝毫没有掩饰我和叶锋这名波霸美女间的亲密关係。「这时月琴,你叫她月琴姐就可以了,也是我的老朋友。」叶锋似乎觉得多少有些诧异,前两天遇见一个璐瑶姐关係都还没怎么弄明白,今天怎么又钻出个时髦靓丽的月琴姐出来,而且看起来和我非常熟悉热络的样子。
      「春花也来了吗?」我显得很大方地问着月琴,丝毫不想藏藏掖掖的,那样还更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来了,在上面收拾房间呢,怎么样我的白总,你不上去看看吗?」见她顺嘴说漏了口,本来想训她两句的,但想想今天本来就是週末,人家月琴兴致勃勃来陪我们,何必坏了她的兴致呢,何况在叶锋面前也没必要隐瞒太多,毕竟她已经算是我的女人了。
      「你不要白总长白总短地乱叫了。」我假意愠怒着:「都是老皇历了,还提那些干嘛!我现在是天龙的实习司机,还没转正呢!」听我这么说,月琴笑得花枝乱颤的:「白秋,你可别逗了,在我们姐们儿面前装什么装大尾巴狼啊!」我也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叶锋,月琴是我原来生意上的朋友,她挺喜欢我的,还追求过我呢!」面对的这两个女人一个丰满大方、一个风骚俏丽,挑逗起来还挺有意思的。月琴被我给气得狠狠地用杏眼瞪了我一眼,见把她给作弄成这样,我不免有些过意不去:「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月琴这么漂亮的大美女哪里能把我这个小小白秋看上眼啊!」还没说完,我就挨了月琴的两个粉拳,这骚妞下手还挺狠的呢。
      叶锋见我们打情骂俏很有些不正经,沉默的态度表示出心中隐约的不满出来。月琴见她这样,连忙收敛起来装起了正神,但话中还是别有深意:「白秋,当你女朋友的面可不要乱来啊。咱们还是说正事吧。」我也笑笑对叶锋解释说:「我和月琴是随便惯了的,每次见面都这样,其实我们之间没什么,你不要往心里去。」见我这么说,月琴粉脸通红似乎又有些想发作,但还是咬牙强忍了下去。
      「叶锋,我早就想租一间房了,要不咱们连个亲热的地方都没有。」前半句说得大声,后半句则咬着叶锋的耳朵说的,顿时让这个俏妮子也脸飞红霞起来:「不过工资太低,就想找人合租,这不,你月琴姐说她也想在这一带找地方住,看中了这个祥福苑的房子弄了一套,我说今天我们也来看看,要是合适就合租下来,离公司也近,上班走路几分钟就到了。叶锋,我们上去看看吧。」
      虽然对我和月琴间的不清不白、打来闹去多少有些杯葛,但叶锋长期住在天龙的集体宿舍,对于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有着极致的渴望,一听我这么说,简直云开雾散、雨过天晴顿时高兴起来显得很有兴致。
      月琴伴着我和叶锋一男两女来到了C座,这里是祥福苑最靠里面也最安静的一栋房子了,乘坐德国蒂森高速电梯来到12楼,还没看进入房间,这种江陵一流的高档电梯公寓的豪华和气派已经让叶锋无法抵御了,她紧紧靠近我,一阵阵髮丝的清香向我袭来,我甚至能感觉到她的身体激动得微微发抖呢。
      电梯已经到了12楼,月琴按开电梯门招呼我们下去,但叶锋似乎有些发傻一直没有动静。「怎么站着发呆,捨不得走了,哈哈。」我叫着身边属于我的波霸丽人,叶锋在恍惚中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
      我们一起下了电梯,这是一梯四户的风格,左右各两户,我们进了左边月琴按了一下1201的门铃,没一会儿,门打开了,一位清纯俏丽的年青的女孩女郎站立在门口迎接我们的到来,婷婷玉立,充满青春活力,抬眼一看正是春花。
      飞龙厂的一个小厂花村妞,现如今在我的雨露滋润下出落得如同出水芙蓉,意态飞扬,春光流泻,风情万种,千娇百媚,大大的杏核眼隐伏在蓝色眼影之中,烁烁闪闪,偶而扫视一眼,顿被她的风韵牢牢钉在地上。那挺耸着饱满的乳峰,说话时略带羞涩的扭呢作态,已纯乎是个都市靓女了!
      由于房间里空调开得很足,春花的也脱去了厚重的外套,仅仅着一件白色的衬衣和石磨蓝的高腰紧身牛仔裤,进门玄关处放着双凸显出时尚信息的圆头中跟靴子,这双靴子特别适合具有甜美气质的玉女春花,让她显得非常别緻。但由于是在室内,她换了双红色的拖鞋。
      一进来房间里的豪华气氛如同海潮,陡地扑进我们的眼前,尤其那飘溢的龙涎香水味,刺激得我的每一根神经为之一振:「哇!~~」的一声,险些被淹没得晕了过去。
      这是个三室两厅双卫的单元,奶油色的仿绸壁纸,衬着紫红地毯,厅门口卫生间的门上镶嵌着一块通长的镜子,显出居室的深邃。紧挨厨房。里面一幅三米长的壁画几乎把客厅的墙给盖住了,电视墙边是台巨大的背投彩电,而一圈转角沙发是典型的客厅布局。沙发茶几上硕大的高脚杯果盘上,摆放着丰饶的各样水果。餐厅的餐桌上一束精美的郁金香和百合花,斜放在两瓶法国香滨酒旁边,显得十分清幽、淡雅。白瓷的墙壁上,一个苹果绿色的吊碗厨,下面是一架电子打火炉具,颇显西方款式。
      两间卧室,次卧里摆放着一张双人床,靠墙的一面是光明牌茉褐色组合大衣柜,另一面是一把真皮深褐色沙发躺椅和镜石似的化妆台,在墙壁上吊着一台21寸的索尼电视。
      主卧室铺着高级紫红绣百合花的地毯,上面一架席梦思两米宽的巨型双人床,华丽的水彩色真丝床罩,顶棚是一个伞形慢帐,棚是浮雕天使与圣母的装饰板,中央一盏玫瑰花形的吸顶灯,东南墙角一个25英吋的康佳镜面电视机和DVD机,西边床头柜是一个带激光唱盘落地组合音箱,光明牌组合衣柜陈设在衣帽间里,再往里面还有一个使用欧标洁具的高档主卫生间,里面甚至有冲浪浴缸呢。
      书房里陈设比较简单,一个靠墙的书柜,一张办公桌陪一张老闆转椅,还有就是电脑桌,但布置得井井有条,这里还有张三人沙发,那种坐卧两用可以直接当床用的。
      乘着春花带叶锋看房间的机会,我将陪在身边风骚俏浪的月琴一把紧紧地搂进怀里,在她的俏脸上很夸张地啃了一口,用力地捏了一把她那软和丰挺的翘屁股。「亲爱的,你知道我多么想念你吗?就这么短短一个礼拜的分离对我来真有些痛苦,我再也不想和你分开了。」我一边亲她一边悠着她。
      「嗯,不要嘛,小心被你的小情人给看见。」月琴有点不情愿地拨了一下我的手,脸稍微偏了一下。我笑着说:「好好,今晚看我怎么好好修理你,哈哈。」
      「琴儿,真的辛苦你了,把房间布置得怎么漂亮,简直像家一样温馨。」我发自内心地感谢着她:「是吗,有你这么说我真的很高兴,就你这个死鬼一句话,我和君红姐跑遍了这附近,终于找到这么一套装修好的,本来是祥福苑的样板间呢,这几天除了拍电视广告就张罗这个家了,还好你喜欢呢!」
      「租金多少呢?」我问了句:「加上物管停车房租水电电视宽带一起可能要三千呢,贵吗?」月琴小心地问我:「而且里外收拾也花了快两万了。」我沉默了一下,月琴多少有些紧张,这么些天来我心思放在天龙没有过问这个事情,全是她先斩后奏。
      正在这个时候,春花陪着叶锋回来了看,这个丰满靓丽的小丫头一进房间,就彷彿置身电视剧里一般,喘气都不匀了。「哎呀!这得多少钱呀?!」她摸摸这儿,又摸摸那儿,目不暇接地说。「我这辈子从没进过这么好的房间。」
      「怎么样?满意吗?我的叶锋?」我笑着问她,而月琴也似乎紧张中带点期待地看着叶锋,等她的裁决。叶锋轻声在我耳边问,但她的声音还是被我们都给听见了:「白秋,我们真的可以住在这里吗?」我笑着对她点点头:「只要我的锋儿高兴,我们和月琴姐好好商量一下,借她一间房子来住,肯定是可以的。」叶锋将她的臻首伏在我的肩上,长歎一口气说:「白秋,我真幸福啊!我终于有个家了!」
      一见叶锋这么陶醉幸福的样子,月琴和春花都鬆了一口气,月琴从厨房的海尔冰箱中,取出一瓶法国红酒,笑吟吟地对叶锋说:「还有什么好商量的,只要白总一句话,这些,都归你啦!我要过来住都还要白总点头同意呢。」说着,春花启开瓶塞斟了几杯递给大家,月琴率先举起了杯,高兴地提议「来,为我们的白总和叶锋小姐琴瑟合谐,乾杯!」
      锋丫头知道月琴姐同意她和我搬过来住甭提有多高兴,紧紧地拥抱着我,然后又拥抱了月琴和春花表示感谢。我知道,一个合适的住处对于叶锋这种漂在城市边缘的女孩子是多么的重要,现在好了,马上可以住进来了,可以告别那个让人窒息的集体宿舍开创生活新的局面了,她实在有些喜极而泣。我拍拍叶锋的肩膀,她也被自己逗笑了,实在是太高兴了呢。
      晚餐自然是在外面吃了。月琴带我们去了一家叫『川湘缘』的小酒家,酒家虽不大但环境幽雅,服务周到,价格却不是很贵,又具有浓郁的湖南乡土风味,湘菜辣辣的味道正符合我的口味。月琴现在心细多了,陪在我身边的时候多了,自然能摸透我的脾气,而且时时都能想到我。
      女人和事业总是成功男人的完美标誌,从古到今,多少英雄豪杰演绎了江山美女的感人故事足可以佐证。而今的月琴日渐成熟起来,成为我生活和事业上的左膀右臂,的确让我有种说不出的幸福我们一男三女四个在小包间里自斟自酌不亦乐乎,心情好酒也多喝了两杯,酒一多话就多。叶锋这个丰满漂亮而又热情大方的姑娘自然想藉着酒来多问两句,因为我在她的眼里太神秘了,这个天上掉下的妖媚艳丽的月琴姐一口一个「白总」地叫着,再加上青春动人的春花妹子也都浑身笼罩着迷雾重重。
      「锋儿,不用几年我就让你住上好房子,坐上小车。」藉着酒劲我说话胆子也要大些,这样的话要放在天龙我是绝对不会说的。「我只要你永远对我好就可以了。」叶锋就知道格格的笑。
      男人有了钱可以拥有很多东西的,我现在可能潜意识中带了点拜金主义的色彩,看着一辆辆鱼贯驶入天龙的中高档轿车,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差距和奋斗的明确目标,心中升腾起一种强烈的慾望,我也要拥有江陵甚至江南顶级的小车洋房美女。凭啥老张可以坐奔驰S500而我就只能开桑塔纳啊!
      「将来我要给你们自己的公司,自己的事业。」这句话憋在我心里很久了,今天借这个机会乾脆一吐为快。虽然只有短短一个礼拜,我在天龙是宠辱不惊,但我受够了为了这份没有多少价值的工作劳碌奔波,太累了!箇中滋味也许只有我自己能知晓哦,原来一摊子事儿丝毫都没减少,而新的工作又要开展,实在让人有些心烦意乱。所有烦恼全化作杯中酒,咚咚下肚,也许叶锋认为我说的是酒后大话,但月琴和春花绝对不是,因为「言必信、行必果」是我的为人信条。
      「是啊,叶锋,不知道你见过咱们天龙的总裁张有福没有?」我藉着醉意问起她来:「见过两面,是不是有点胖啊?」叶锋柔声回答我:「就是他,说的就是他,人家凭什么就能做老闆,我们就该给他打工啊,尤其是那个张有福,肥头肥脑的哪看哪不像老总。」我借酒装疯发洩着平日里被压抑的情绪。
      月琴见我这样连忙劝起我来,拍着我的后备轻声说:「白秋,你大小也是个老总,咱们龙腾公司经营也蒸蒸日上的,自己作践自己要去天龙当什么司机,何必呢?」听她这么说,叶锋的眼镜一下瞪圆了,大大地显得分外可爱。
      我轻佻地拉着叶锋的手炫耀地说:「月琴、春花,我不去天龙能遇见我的锋丫头吗?我们是一见锺情呢,我一追她她就同意了,呵呵,你们说这是不是缘分。」听我这么说,春花害臊得羞红了脸,而月琴却是见惯不惊了,大风大浪她见多了,习惯了,也很不以为然了。因为她深知,她离不开我,而只要不故意讨我嫌,我是绝不会放她的,毕竟是老夫老妻了呢。
      月琴一边给叶锋夹菜,一边热情地夸她:「叶锋妹子,你这么年轻,人长得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又有白秋宠着你,真让人羡慕啊。」听月琴这么说,叶锋一下显得幸福如花开地样子分外甜蜜,轻轻依偎在我的身边小鸟依人态:「是啊,白秋真的是我命中的白马王子,我就想陪着他过一辈子。」
      「那么,月琴姐你现在最想实现的目标是什么呢?」叶锋反问了月琴一句。「我啊,我心目中有个人。」月琴想想,慢慢地卖着关子说下去:「他长得和白秋差不多,个子也有他这么高,人比白秋还帅气。」见月琴在哪里磨叽,春花有些看不下去了,拈酸带醋地轰了句猛的:「叶锋,你就把月琴姐说的那个当成白秋好啦!」
      听春花这句出来,我「扑哧」一笑差点把饭都喷出来。月琴听了有些不悦,狠狠在下面掐了春花的大腿一下,见春花这个俏丫头在那里呲牙咧嘴就知道她又着了月琴的道儿了。
      「春花,你不要打岔,让你琴姐姐说下去。」我假意劝解,其实也带点警告的味道,月琴感激地对我笑笑说:「我也不期盼我爱的人有多大的事业、多高的地位,我只想将来等我们境况好了做他的全职太太。」要求不高嘛,只要做个全职太太。不过这也是她的心里话,记得以前她和我说过几次,先在江陵挣点钱然后回老家,开个小店之类的,而她就负责教子我负责开店。这种生活的确惬意,对于厌倦了都市喧嚣的人来说搁谁都喜欢,我也不例外,当时我曾经答应好好考虑考虑,当然必须是在我功成身退的时候。
      「行,听你的。来,为了我们共同的美好将来,chess。」我看看吃得也差不多了,举起了盛满百威啤酒的酒杯提议大家一起乾一杯,叶锋自然是言听计从、踊跃响应笑着举杯,而月琴雪藉着朦胧的灯光在酒精的催化下愈加迷人,点着头嗯了一声,也举起了杯,俏美的春花自然不敢不笑脸相应,三名美女一个丰满大方、一个妖媚艳冶、一个清纯俏丽,三双媚眼相伴下一杯浊酒下肚,人生得意不外如此。
      由于心情好,平时半瓶酒量的我整整喝了一瓶半,连月琴和叶锋都各自喝了半瓶,只有春花要开车没有让她多喝,不管怎么说,为心爱的人作她想作的事情,达到她梦想中的目标,在爱人爱慕的眼光中我很有些自豪和骄傲,这是我今年潜入天龙后感觉最快乐一天。
      用了餐出来走在江陵的大街上,冬日里的夜空星星点点闪烁高悬天空,纵然是都市的喧嚣也掩饰不了那种深远和清幽。
      回到祥福苑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欢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的,月琴和春花向我们告辞,然后很大方地将房间的钥匙放在叶锋手上,看着她们乘坐的赛欧车红色的尾灯消逝在夜光里,我有些怅然若失,不过,今晚有天龙最丰满大方的漂亮波霸叶锋叶子楣陪在我身边,怎么也该知足了。
      没有什么好商量的,我们一起乘电梯上楼去看我们的新房,我隐隐感到,今晚这肯定是我和叶锋的洞房了……。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li.com 激情综合站:夜夜撸2015最新版在线_草榴账号密码_撸啊撸在线影院_草榴博客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