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景缎 第一百六十六章

    时间:2018-02-06 这鱼儿进退维谷,一股脑儿的只是想要溜走,往华瑄股间不停钻去,文渊看在眼里,不禁觉得好笑,道:「师妹,你放开它不就好了么? 」华瑄叫道:「什么?怎么可以!那……那太便宜它了啦!哎、啊……文师兄,你快点捉啦!」
      她下身被鱼儿钻得甚痒,又怕被它滑掉,唯有尽力弯腰夹腿,这时已急得满头大汗,双颊红晕。文渊笑道:「师妹,你武功这么好,怎么 会捉不起来一条鱼啊?」华瑄急道:「不行,它太滑了啦!」文渊弯腰审视,道:「你不要捉尾巴啊,把手移过去,捉它的身体,应该就稳了 .」
      华瑄听了,便把手顺着鱼身溜回,想捉紧这条鱼的身子。不料因为她手掌往回,便是朝向自身,那鱼顺其自然地又向前游进了点。华瑄身 子忽然弹了一下,眨了眨眼,颤声道:「文……文师兄!」文渊一怔,道:「怎么?」华瑄呼吸微显急促,声音有点要哭出来一样,嗫嗫嚅嚅 地道:「它……它……它碰到……里面了啦!」
      文渊仔细再看,只见水光粼粼之下,那可爱的洞门微微敞开,鱼儿不断往内顶撞,几乎可以接触到里面的肉芽。文渊一见如此,忍不住下 体鼓胀,微敛心神,低声道:「觉得怎样?」华瑄声音发颤,道:「丢脸……死了…
      …文……文师兄,快点……快……快帮我啦!「文渊听着她心慌意乱的求援,越来越觉得兴奋,但仍故意若无其事,笑道:」可是,那就 不是你自己捉来的啦,这样好吗?「华瑄急于脱困,哪里顾得了这点,持续跟鱼儿的对峙,只是软语哀求道:」不……不管了啦!文师兄,拜託……人家……人家都这样求你了啦……啊、哎呀!「
      文渊看她也窘得够了,自己也被勾引得无法再忍片刻,当下把手伸入水中,双手握住鱼身,徐发韧劲,那大鱼已是逃脱不得。文渊道:「 师妹,放手吧。」
      华瑄依言鬆手,文渊便将那鱼捉了上来。大鱼不住甩头摆尾,却再也溜不掉了。
      华瑄长长地吁了口气,低声道:「累……累死我啦。」指着文渊手中大鱼,嗔道:「你这个坏东西,这样佔我便宜。」文渊笑道:「等一 下它就成了大家腹中物,也算给你出一口气啦。」说着将鱼抛上了岸。
      华瑄仍觉害羞,说道:「文师兄,刚刚那事你可不能说喔,慕容姐姐一定会笑死我的。」回身往岸边走去时,低头抖了抖衣衫水珠,道: 「还好刚才有脱外衣。哎,里面都湿透了啦……」
      刚刚上岸,华瑄觉得腰间一紧,被一只手臂从后面抱住,紧跟着哗拉一声,已被压倒在岸边石头堆上。她吓了一跳,回头叫道:「文…… 文师兄?」
      文渊吻了吻她的一边耳垂,轻轻地道:「师妹,屁股翘起来看看。」华瑄霎时脸红起来,低声道:「怎……怎么突然要……要我这样嘛? 」文渊道:「刚才你一直都是这样啊。」华瑄一怔,想了一想,这才知道自己无意间曝露春光,不禁满脸羞红,叫道:「啊……文师兄,你… …你坏死了啦,就这样一直在看,都不跟我说一下?」
      文渊拍拍她的小屁股,柔声道:「你不是故意让师兄看的吗?」华瑄扭腰躲避,羞着脸叫道:「哪有……我不知道嘛!」文渊轻声道:「 若是这样,你先前怎会那样兴奋,还让鱼儿钻来钻去的呢?」华瑄急道:「我……我真的没有啦……」说话之间,早被文渊捧起了臀,雪白的 屁股映着夕阳余晖,似乎也红通通的,有一种娇艳而淫靡的气氛。
      虽说华瑄本是无心,但是文渊这么一说,却也让她情思蕩漾起来,再给文渊摸了几下,更加不得了。他剥去华瑄的小衣,手掌往肚兜下侵 入,开始玩着她的乳房。只消片刻,华瑄便已娇喘起来,本来是双掌撑地,这时已经是手臂贴地,只是屁股依然高高抬起。白玉圆球般的屁股 在面前晃蕩,只逼得文渊慾火高张,忍不住又用手拍了一下,轻声道:「就算本来不想,现在也想了罢?」
      「啊……啊哈……」华瑄轻轻呻吟,娇嫩的屁股不停摆动,跟文渊的宝贝连连触碰。被水滴濡染的嫩肌,比平常看起来犹为白皙,同时柔 滑无比,原已拥有绝佳肌肤的华瑄,这时更像个水仙精灵,抚摸起来的感觉,稚嫩有如婴孩。她抗拒不了师兄的催情,失神地轻舔手指,呢喃 道:「文师兄,最坏了……大……大坏……蛋……哦……嗯……」
      不过光是用摸的,自然不足以纾解文渊的慾念,手中揉捏师妹胸脯的同时,玉茎已朝那湿答答的牝户发进。文渊吸了口气,轻声说道:「 师妹,我要去了。」
      华瑄喘息之余,回头盼望,平时灵动的大眼睛已呈朦胧,青丝披散,腮染朱红,虽然还没回答,却也是心照不宣了。其实就算华瑄想不答 应,文渊也不可能半途而废,当下向前一挺,腰间骤施突袭,将阳具往她的蜜穴里插了进去。
      「嗯……呀!」本来华瑄正勉强地往后望,一下子就甩了回去,有点痉挛似地抖了一下,发出了悦耳的呻吟声。那声音的确十分甜美,犹 如久旱逢甘霖的舒歎。
      她不经意地摆了摆屁股,迷糊地呢喃起来:「好……好棒……文师兄,好棒啊……」温暖的嫩肉深深收缩,紧密包住期待已久的宝贝,不 等文渊抽送,华瑄已经迫不及待地扭起腰来。她从湖里出来,身上水珠未干,一动起来,剔透的水滴不时滑落。
      这样渴望的举动,更令文渊兴致高昂,喘着气,说道:「师妹,我们……多久没有做过了?」华瑄不停哈气,已有点神智不清,轻轻说道 :「不……不知道啦,好久了……快……快点,快一点啦……」
      之前她叫着「快点」,还只是要文渊帮她捉鱼,这时情景却挑逗百倍,是期待文渊给予她的满足了。文渊更是兴奋,抚摸着她的头髮,低 声道:「师妹乖喔,师兄这就好好补偿你。」接着用手压住华瑄的背,让她娇小的身体趴在地上,把她双手反捉到背后,自己紧握那对玉腕, 使得她无法反抗,腰间大肆挺进,阳具激烈地进出。两片湿润的屁股不断拍打着文渊的腿,「啪哒、啪哒」的声响不绝于耳。同时合奏的,还 有华瑄兴奋忘我的呻吟声。
      「啊、啊、哈、啊!」宛转的喘息之中,散发着娇媚的快感,华瑄兴奋地承受师兄的宝贝,忘情地呼喊着:「啊、呀……文……师兄…… 」那声调虽然放浪,却依然透露着羞涩的情致,便是在极度亢奋之中,还是带有少女的纯真气息。文渊听在耳里,更加有推波助澜之效,越干 越是投入,畅快之余,也不禁连声低呼。
      干得正火热之际,文渊忽然快速抽出宝贝,一片爱液跟着洒了开来。华瑄剧烈颤抖一下,柳腰兀自扭动,口中还呻吟不停时,忽然被文渊 翻过身子,变成躺姿。文渊马上扳开她的两条美腿,跪在其间,嗯了一声,再次奋力插入。华瑄于春情激荡之时,再次感受插入的快感,顿时浪声大叫起来。文渊一鼓作气,趁着华瑄失神的瞬间直捣黄龙,在她小小的桃源乡里横冲直撞干得这个小师妹乱颤乱跳,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
      在如此热烈的交欢之中,极短促的中断,通常不会让女子立时冷却。文渊虽然改换体位,重新出发,华瑄依旧快感如潮,而且高潮迭起, 一浪高过一浪。文渊之所以如此,其实只是想在积极办事之余,顺便观赏华瑄的表情。这时他留神品味,虽然她的呻吟满是浪意,然而那清秀 纯真的脸庞,泛着娇羞赧红,加以楚楚可怜的眼神,又令人打从心底的爱惜。可又因为她呼唤得那样销魂,文渊如此不顾一切地享受她的肉体 ,倒也心安理得,何况华瑄也乐在其中。
      轻重缓急,弄了不知多少下,两人已然满身大汗,漫天红霞之下,华瑄的胴体更增添了香艳的魅力。文渊尽情地驰骋精力,一下子扯掉她 的肚兜,俯身下去,低头舔舐她的乳沟,忽然之间,觉得这胸部似乎较从前丰满了。
      「哦……啊、啊哈……哈……」华瑄情不自禁地呻吟,双手搂住了文渊的脖子。文渊埋首乳间,脸颊摩擦着她的双峰,更确定了这对美乳 的进步,不但形状更为漂亮,触感也丰盈了,而娇嫩的程度也依然诱人。他不禁想道:「想不到多日没有和师妹亲热,她的身体也长大了…… 」
      从华瑄初尝云雨至今,不过数月,可是她稚嫩的身体已经大有不同。经过师兄的多次滋润,以及行走江湖的磨练,华瑄也更增添了俏丽娉 婷的丰姿,身材越显匀称玲珑,赏心悦目无比。这次离上回两人交合相隔甚久,文渊更明显感受到了她成长的韵味。她的年纪比紫缘、小慕容 都来得轻,一加发育,日后体态更是大有可为……
      想到这里,文渊的心里真是喜欢得快要炸了开来,腰际的抽动也加快了,随着华瑄的浪叫不绝,文渊亢奋到了极点,终于痛痛快快地喷放 出来,灌满了华瑄的秘洞。
      华瑄狂乱地娇吟着,直到阳精出尽,宝贝鬆懈下来,仍是捨不得就此放开,秘洞将其紧紧裹着,嫩肌缩起,精水和爱液齐流。文渊喘了口 气,抽出阳具,混浊的汁液顿时汨汨而出。华瑄如坠梦中,也是喘息紊乱,搂住师兄的身体,微弱地呓语着:「文师兄,我……我快死了…… 好棒……」那樱唇开阖,若吐芳气,也令文渊神魂飘然。
      两人就这样依偎在湖边休息,夕阳已将落尽山头。文渊拥着她温香的娇躯,柔声说道:「师妹,你比以前更迷人了。」华瑄心中一甜,悄 声道:「真的?」
      文渊笑道:「难道你不觉得么?」华瑄脸现娇羞,倚在他的胸前,轻声道:「我……我对自己的身材没什么信心……不像紫缘姐姐、慕容姐姐她们,身材……都……都那么好……」
      文渊摸了摸她的头,笑道:「你年纪比较小啊,还会长大的,何况你的身体真的不同了呢。」华瑄笑道:「怎么说啊?」文渊嗯了一声, 道:「以前你的身体比较幼小,还不成熟,现在……」华瑄怦然心动,低下了头,轻声道:「现在……怎么样?」文渊凝望着她企盼的眼神, 忽然一笑,道:「现在是半生不熟。」
      华瑄一愕,随即脸蛋胀得通红,羞得大发娇嗔,粉拳连捶师兄胸膛,叫道:「文师兄,你……你怎么这样啦!讨厌、坏蛋!什么叫半生不 熟嘛!」
      文渊笑着将她搂紧,让她没法子动弹。
      正在亲暱之际,湖边树木间忽起沙沙声响,是踏行落叶之声。两人才刚发觉,接着便听见一声轻呼,一齐转头,却见紫缘满脸错愕神色, 呆呆地望着这儿。
      三人面面相觑,气氛登时十分尴尬。紫缘脸上微生赧红,有点慌乱地别过头去,轻声道:「有捉到鱼么?」文渊生硬地点点头,一指旁边 ,道:「有啊,就在……在那儿。」说着便要起身去拿。
      紫缘连忙挥手,道:「我来拿就好啦,你们……赶快穿衣服罢。」小步奔了过去,一瞥之间,望了望文渊的身子,忽现腼腆之色,道:「 我说怎么捉鱼捉了这样久呢,原来……你……你们啊,真是……」说着说着,不禁抿嘴而笑,无奈地摇着头。华瑄心里一羞,低下头去,急急 忙忙地穿着衣服。
      文渊也赶紧穿好了衣物,帮着紫缘拿鱼,支吾一阵,说道:「紫缘,抱歉了,鱼是很早就捉好了,不过……不过……」紫缘看着他努力解 释的神情,不禁面泛微笑,说道:「没关係啦,你跟瑄妹也好一阵子不见了,这也是当然的嘛。」华瑄更是忸怩,害羞得说不出话来。
      三人片刻即回到棚里。紫缘望着一堆蔬果,沉思一下,说道:「瑄妹,你来帮我一下,看来这些菜还得沖洗一下呢。」华瑄连忙答应,跟 了过去,小枫也跟着前去帮忙。
      小慕容看来甚是悠哉,走到文渊面前,笑盈盈地道:「怎么去那么久啊?跟妹子玩起来了是不是?」文渊脸上一阵发热,道:「怎么,你 一看就看出来了?」
      小慕容一双眼睛眨了眨,笑道:「当然看出来啦,瞧你满身大汗的,刚才很满足么?」文渊不能否认,只得苦笑点头。小慕容跟着一下一 下地点头,忽然温柔地笑着,轻轻地道:「喂,你……还有没有力气啊?」
      文渊一听,只觉心头重重跳了一下,道:「怎……怎么?」小慕容嫣然微笑,柔软的胸口慢慢靠在他身上,轻声说道:「陪完了华家妹子,该也可以陪我一下罢?我现在……很需要你喔。」细语之间,一双小手已搂着文渊的腰。
      听得小慕容软语诱惑,文渊顿时又有些心神不定,说道:「这……现在恐怕不好……」小慕容柔声道:「为什么?」身体微微一挺,娇躯 更是紧贴文渊。文渊急忙强自克制,说道:「不成,不成,紫缘她们正在忙着,我们……怎……怎么可以……」
      忽见小慕容眼珠溜转,一下子向后蹦开,负手弯腰,笑嘻嘻地道:「你想到什么地方去啦?我要你帮我捡柴火啦。」文渊愣了一下,呆呆 地道:「柴火?」
      小慕容深深点了下头,笑道:「当然啦,没有柴火怎么成?要怎么烤鸡烤鱼啊?
      还说怎么可以,我倒要问你怎么不可以呢。快点,快点!「拉着文渊的手,便往外走。
      文渊只得跟着,苦笑道:「你直说就好啦,何必趁机捉弄人?」小慕容回过头来,神情很是愉快,说道:「先给你个警告啊,咱们就只是 捡柴,要是……」
      脸蛋忽然微微一红,笑道:「要是你又趁机胡来,再让紫缘姐等上好半天,说不定生气起来,不做菜了,大家饿肚子,你的罪过可重啦。 」文渊明知她故意取笑,倒也无可奈何,只得笑道:「是,是,万万不敢。」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夜夜撸2015最新版在线_草榴账号密码_撸啊撸在线影院_草榴博客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